任志强错在哪儿 媒体:福利岂能变“腐利”

  任志强错在哪儿

  作者:赵瑞琦

  挪专款奖金“任性”发、小圈子里“送温暖”、从“国字头”单位到基层乡镇……1月21日,中纪委通报了最近一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88起案例,其中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的占比达20%,位列所有违纪行为第二位。

  岁末年初,此类违规行为高发。正常发福利为何屡屡异化为违规“谋福利”?如何在确保职工合理福利待遇同时,斩断“腐利”之手?

  任志强先生是商界知名红二代,曾执掌北京市的企业华远地产。数据显示,在一直突飞猛进的地产市场中,华远从来就不是一个大鳄,对解决就业和拉动GDP,贡献一般。然而,舆论场中的任志强却有着与现实能力不相称的能量,3000多万的粉丝使其虚拟空间有着呼风唤雨的能量。

  能量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在现代社会复杂关联的时代,加上社交媒体的大行其道,一条信息的蝴蝶效应,的确有可能掀起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2012年8月,印度发生了来自东北部地区的居民大规模逃离返乡的风潮。长途跋涉中,不少人受伤甚至死亡。事后证实,这次大规模的逃亡返乡悲剧与造谣者利用社交媒体和手机平台传播东北部人可能遭受袭击的虚假信息有关——印度内政部及其下属情报部门官员称,此次谣言造成的灾难让印度经历了“第一次网络战”。实际上,在网络信息传播管理方面,很多国家都已有影响面很大的痛苦教训。

  传媒是世界的框架。要建立和谐有序、稳定持久的社会秩序,对媒体、信息和言论进行控制是必然的。可能是汲取了上次的教训,在2016年2月底发生的哈里亚纳邦农村地区的种姓抗议骚乱中,为了防止形势的恶化,在已经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下,“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关闭了发生骚乱的几个地区的网络,以防止流言传播。

  所以,当习主席提出“党媒姓党”后,任志强公然挑衅,发出“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微博后,立即受到舆论批判并被关掉微博——这是应对社交媒体时代新现实的有力举措:任志强的话罔顾现实、无益家国,这种谎言在网络世界转发1000万次也成不了真理,完全可以任其自生自灭;但考虑到社交媒体的蝴蝶效应,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反击和处理就避免了使其成为触媒、引发思想与现实混乱的可能性。

  但是辩论并不会就此停止,否则,任志强们会觉得委屈和不服。

  媒体与政府的关系,是个动态的历史过程。在某些西方教科书中,媒体无疑应该为社会服务,做不偏不倚的公器,以第四权力来制衡政府。但在现实中,自诩独立的西方媒体不仅注意维护资本的利益,而且时刻注意“团结在国旗下”,为主流政治派别的利益服务。同时,在美国白宫和政府各部门内部都有专门对付媒体的机构和人员,一些问题被媒体曝光只不过是危机管理的失败,而更大量没有被揭露的黑幕则在“媒体公关”的名义下继续“黑而无色”。

  作为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的老江湖,任先生,您不会幼稚到拿人家的画饼来裁剪我们的现实吧?

  在理想的国家制度设计中,媒体独立是为了民主和问责。但空有民主是无法促进国家成功和社会稳定的:除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外,那些实行媒体自由、选举政治的国家中,绝大多数徘徊在政治动荡、经济衰退和社会混乱的泥潭中无法自拔,成为失败国家。为此,著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认为,建立成功的政治秩序,国家能力、法治和负责制的顺序不能乱——对于改革处于深水期的中国,尤其如此。

  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和《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两本书价格不菲,任先生,网友可以众筹书款,但不知您是否可以放下“野心”,“优雅”地读完?

  再有,从逻辑的角度来讲,任志强的话其实是断章取义式的以偏概全。“党媒姓党”是对既定的长期事实的明确强调和再次确认。中国经济、社会多年来的发展、人民利益的不断扩展和巩固,证明了“党媒姓党”是对人民利益的保证。可以说,“党媒姓党”是党的事业的倍增器。至于党媒管理机制中存在的具体问题,只有通过不断加强的党的体制和机制建设来完成,而不是相反,用推墙、搅局和砸锅来图一时口舌之快。

  任先生,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政策,您已经在物质资本和社会资本的积累上成了既得利益者,能否给我们这些没过河的人,留下您刚踏过的桥?

  从“国字头”单位到基层乡镇:“靠山吃山”频“揩油”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用公款购买、赠送年货节礼,以过节名义违规发放福利、津补贴等行为有所收敛,但远未禁绝。

  中纪委公布的最近一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违规发放福利、津补贴的案例中,具有本行业、部门特色的“靠山吃山”“雁过拔毛”型违规较为普遍。

  例如,西藏昌都丁青县卫生局原副局长格桑扎西从卫生服务中心日常收入中“抽钱”发放福利;广西东兰县轻工总会将企业上交的管理费5万元以津贴名义发放给职工;北京市朝阳区红十字会将“红十字应急救护教育讲师团”专项经费,以其他名义在企业预存使用……

  领导“吃肉”职工“喝汤”,在这些案例中,领导干部往往“吃大头”。云南大理州祥云县文联原主席李树华虚开书箱印制费7000元私分,个人分得2800元;福建省邵武市住建局党委书记付载斌向26名干部违规发放补贴,其本人领取1.45万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单位和干部往往打着“惯例”“调动积极性”的幌子滥发补贴和福利,看似单位和职工受益,却伤害了社会公平。

  “回头看”可发现,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各地纪委通报中此类案例几乎月月“上榜”。从 “国字头”单位到基层乡镇,这一问题普遍存在。中纪委网站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共有1.05万人因违规发放福利或津补贴问题受到处理,8210人受到党政纪处分。

  宁夏社科院院长张廉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一些领导干部认为相较被紧盯的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等行为,发津贴福利不易被抓住“把柄”,开始打“擦边球”、玩障眼法,企图相对“安全”地谋取私利。还有些人认为反“四风”就是一阵风,存在“坐等风停”的观望和侥幸心理。

  送“温暖”披上“隐身衣”:领导“吃肉”员工“喝汤”

  《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早已明确,要清理规范工资外收入,严格规范党政机关各种津贴补贴和奖金发放行为。财政部也要求,企业职工福利一般应以货币形式为主,严控以本企业产品和服务作为职工福利低价或免费使用。

  记者调查发现,自中央八项规定落实以来,各种穿着“隐身衣”的“变种”福利、异化的“送温暖”趋于多发。梳理案例可以发现,花样繁多的违规发福利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

  ——挪用专款,虚列开支。从各地纪委查处的问题来看,违规发福利的手段主要包括虚列支出、虚报冒领、挪用专款等。比如,甘肃甘南州卓尼县职业技术学校挪用就业培训资金4.78万元,用于发放教师补助;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住建局党委书记、局长黄少青,违规从专项财政经费中列支,以劳保用品、办公用品名义购买消费卡、实物,给职工发放节日补助。

  ——巧立名目,违规报销。一些被通报曝光的机关单位以开具办公用品发票等方法购买购物卡、保健品、烟酒等,巧立开支报销。这样不把“福利”列入薪酬而是作为管理开支的问题在于,不但违反发票使用规范,而且是以增加成本、减少所得税税基的方式偷税漏税。

  ——“圈子”共享,利益输送。在被曝光的案例中,一些地方将所谓的福利、津补贴发给本单位上级部门的领导干部手中,借“圈子”共享来实现中饱私囊或利益输送。记者调查发现,有地方的公交集团向上级交管部门提供公交卡,用完再续,这实际上是国有资产的变相流失。

  违规发放福利、越界发放“腐利”等行为,反映的是权力的任性和领导意志的“跑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说,这种行为看似只是打政策“擦边球”,实际上却容易造成公共资源浪费、社会不公等现象,在群众中造成较坏影响。

  规范发放接受监督 保障“福利”遏制“腐利”

  近几年来,福利到底能不能发,应该怎么发的问题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

  “正常福利不可无,‘腐利’万不能有。”宁夏大学政法学院院长任军说,要消除的是“腐败”福利,要规范的是不透明的福利,而符合职工权益的奖励性报酬应受到保障。

  专家认为,任何福利都应在制度约束与监督下发放,在制度设计上,要将预算外资金纳入预算管理,公开接受社会监督,避免暗箱操作、钻空子、“玩猫腻”等问题重复出现。

  最后,任志强武断而充满戾气的语句和滥情,也让崇尚谦谦君子的中国人不能接受。对于改革措施、发展方向、贫富差距、通货膨胀等问题,应该以建设性的姿态,进行心平气和、春风化雨式的讨论。若以正义在手、傲慢无理的态度去教训别人、激化民间情绪,那么,任先生,您的V再大,也难免引人质疑:您的屁股到底座在哪,您的居心到底何在!

  任志强先生,这些错,您知否?您认吗?

  当前,不少地方已在中央有关文件的框架内进行了一些有益探索,从执行层面规范、量化福利,实现福利发放的“标准化”。例如,陕西省总工会制定用于职工集体福利的具体标准,逢年过节向全体员工发放少量慰问品,每人每年总额一般不超过1000元;而广州等地的预算审查与监督管理办法,也将公务员的基本工资、津贴补助等福利情况向社会公开,让公众“一目了然”。

  张廉认为,规范福利津贴发放,还需要做到专项申报、专项检查、专项治理。对于打着福利的幌子卷土重来的“腐利”现象,要严纪律、严要求、严标准、严处理,并做到一案双查,既追究当事人责任,还要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以“零容忍”的态度遏制“腐利”。记者 任玮 陈诺

本文由阳光在线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