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拆错了”司法别将错就错 母亲去世儿子幸存

  江苏淮安南马厂乡村民杨梅家,自家190平方米的3层楼房,竟在大白天被陌生人开着挖掘机拆了。在拆除过程中,其公婆被强行拖到室外,屋中财物也悉数“覆没”。事发后她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称“拆错了”。(3月25日《扬子晚报》)

  依据国务院2011年实施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房屋征收必须“补偿先行”,暴力拆迁可追究刑责,这突袭式强拆,显然也该循迹溯责,依法惩治。遗憾的是,在涉事村民报案后,看上去,此案虽已进入侦查程序,可诸多形迹,仍让人疑窦丛生。比如,在“谁是强拆实施者”问题上,各方莫衷一是:乡书记开始称,房子被拆,是因一个以前的项目,后来又改口,说此次拆迁主体是乡政府,拆迁是为修路,但对杨梅家房子到底是谁拆的,则“不清楚”;当地警方则表示,是被拆迁公司拆除的。

  10月6日7时50分许,霍山县落儿岭镇境内,一辆满载旅客的大巴车从陡坡急弯处撞断护栏坠入桥下河道,目前已致7人死亡,31人受伤。记者昨日赴现场采访发现,死伤者基本都是湖北英山县假日返沪的务工人员。事发后,当地各方全力救援,善后事宜正在处理中。

  按理说,仅从直观案情就能初步判断出,拆迁方做法涉嫌非法强拆。可当地警方给出的立案通知书中,却是以其公婆被人殴打为由头,而非以涉与强拆直接关联的故意毁坏财物罪,作立案依据。涉事警方称,杨梅家房子被拆,是隔壁楼遭拆迁时“受牵连”。言下之意,它是无心之失,而非蓄意为之。当地警方立案,只提打人不提强拆,更像佐证了某些人的揣测:过滤掉关键情节,将可能追究刑责的案件定性“降格”,难逃避重就轻之嫌。

  伤员回忆惊魂一刻

  昨日,躺在霍山县人民医院里的萧同宇伤情不重,回忆起事故发生的那一刻,既后怕又庆幸。他说,车上坐的基本都是湖北英山县草盘镇人,平时在上海务工,6日乘车返回。车子凌晨5点左右从英山出发,行至霍山事发地时,大多数人都在打瞌睡,“我当时睡得不是太沉,车子撞断桥护栏后一下子就冲了下去,我整个人都蒙了,客车翻了两个跟头落入河中,后面的人压在我身上,我就晕过去了!”

  25岁的徐菲身上两处骨折,当时坐在客车的中部靠后位置,“我当时没有睡觉,但车子坠桥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当乘客反应过来喊叫时,车子已经掉下去了。”徐菲说,车子着地后,她从碎裂的车窗往外爬,腿上、脚上都被划破,看到身边有几个男的受伤较轻,往外拖拽重伤的人。

  目击群众奋力救援

  由于事故现场距离县城还有好几十里山路,在公安、消防等救援力量到来之前,附近群众纷纷赶来救人,并拦截过路车辆帮忙送人到县医院。

  记者发现,这座公路桥两边是钢筋混凝土的实心护栏,客车撞断护栏后坠入约10几米高的桥下干涸的河道里,河道中乱石嶙峋,导致大巴车前半部和左侧损毁十分严重,事后了解,死伤者基本都坐在这两个位置。

  附近群众程大哥说,他赶到现场发现已有人死亡。在专业救援人员到达之前的几十分钟内,附近十几个过路人主动到桥下救援,未受伤的乘客也在帮忙救人。

年轻母亲舍命救子

  村民陈玉莲大姐说起救人一幕,不停地抹眼泪,她从车子里面拽出一个年轻妇女,这个女的浑身是伤,已经死了,但两只胳膊死死箍成一个圆,护着怀中的婴儿,婴儿除了头皮上扎了一些玻璃渣,身上没有受伤,还不停地哭着。

  记者从霍山县医院了解到,这个幸运的婴儿大概6到10个月大。父亲姓刘,英山县人,车祸中脾破裂正在抢救。“车祸当天晚上,孩子饿了,嗓子都哭哑了”,霍山县医院值班护士贺圆圆说,她在儿科挨个病房找“奶妈”,最终在7床找到一个叫刘慧超的年轻妈妈,刘慧超听说是车祸中幸存的婴儿后,马上给婴儿喂母乳。

  市民排队献血救人

  由于受伤的30多人同时送到霍山县人民医院,其中重伤者有一半,手术用血十分紧张,该院贴出通知呼吁市民献血。当天下午,六安团市委官方微博转发了这个通知,六安市区很多人走进献血屋,截至当晚,总献血量超过30000ml,甚至晚上7点多,还有人打伞排队献血。

  霍山县医院院长朱运武介绍,事发后该院共收治33名伤员,抢救无效死亡2人,昨天上午转院治疗2人,目前尚有29人分别在该院ICU、脑外科、骨科、胸外科和普外科治疗,暂时均无生命危险,“事故车辆驾驶员肠破裂,情况较为严重,还在ICU病房救治”。

  [原因调查]疑刹车失灵导致事故

  霍山县交管大队教导员金昌平介绍,事故客车牌照为“皖N31638”,途经省道318线76km+300m下坡时,侧翻坠入干涸河道,为单方事故。事故导致5人当场死亡,2人抢救无效死亡,31人不同程度受伤。

  金昌平说,初步调查发现,该车营运手续齐全,排除了驾驶员酒驾、毒驾嫌疑。事故现场没有明显刹车痕迹,驾驶员抢救清醒后称刹车失灵了,而未受伤乘客也有类似反映,目前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事故具体原因要等专家组对事故车辆进行鉴定后,结合相关证据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事故发生后,我省、六安市及霍山县领导及时赶赴事发现场,组织事故车辆救援、受伤人员抢救,要求相关部门全力以赴,尽最大努力抢救伤者,做好事故调查和善后工作。

  由于死伤人员基本来自湖北省英山县草盘镇,英山县也成立了紧急临时处置工作小组。目前,该县副县长李文、副县长段宇新及相关部门负责人正在草盘镇开展信息通报和家属安抚工作。

  要看到,强拆“拆错了”的景象,已是屡遭曝光:如去年8月,宿迁市民陈月华串亲戚回来,发现房子没了,最后说是“拆错了”;同年12月,海南乐东老人陈龙的房子被强拆,施工单位也说是“误拆”……如果说,“拆错了”引燃了舆论怒火,那有关部门处置上的“将错就错”,无疑是火上浇油。

  强拆就是强拆,不能在“拆错了”中轻佻烂尾。事实上,就算强拆真是“拆错了”,只要构成犯罪要件,就无妨刑责追究。也只有严肃追责,对强拆者“低容忍”,才能让犯这类“低级错误”者付出代价,才不会一错再错。(守愚)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