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方未婚先孕男方不愿结婚 独自离家从四川到福建找爸妈(图)

  王女士怀孕后多次向男友提出结婚,但对方就是不愿意,于是她向男方索赔30万元。6月5日,在南宁市建政派出所的调解下,她拿到了13.6万元的“损失费”。

  2012年9月,30岁的王女士通过网络认识了李某,两人聊得很开心。李某在南宁市某机关工作,是一名离异的男人。随着进一步的接触,两人确立了恋人关系,并开始同居。

  小希从南充到达州的火车票

  一个是大龄剩女,一个是离异男士,两人抱着结婚的想法而交往,甚至拍了婚纱照。然而,相爱容易相处难,两人同居一段时间后,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而争吵。今年1月,王女士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催着李某快结婚。

  离过婚的李某对婚姻比较谨慎,觉得与对方相处的时间还不长,想再等等。“我都怀上你的骨肉了,你还等什么?”王女士想不通,三天两头与男方吵架。

  今年3月,两人又因小事吵了起来,王女士气急了,就扬言打掉孩子。男友也在气头上,便带女方到医院,并交了手术费用,所幸两人及时冷静下来,手术没做成。

  5月份,王女士肚子里的孩子已有6个多月,再次提出结婚。李某认为,从两人相处的几个月来看,他觉得双方的性格和生活习惯都不合适,便提出分手。

  王女士觉得对方欺骗她的感情,便将此事告知家人。王女士的亲人多次出面做工作,甚至闹到李某的单位找李,但李某依然坚持不结婚。于是,女方向男方提出30万元的索赔,男方说“不可能”。6月3日,双方为此事在李某的单位争吵起来。李某单位的保安见形势不妙,打电话报警。

  火车就要到了,那里是爸爸妈妈所在的城市……8月末,9岁的南充女孩小希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从家里拿了1000元现金,带着户口簿,从南充老家出发,独自经过4次转车后,到达2000多公里外的福建省莆田市,那里是她爸爸妈妈打工所在的城市。

  对于这次疯狂的历险,小希的解释很简单:她想爸爸妈妈了,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妈妈反思:

  对女儿关心不够,准备将她带在身边上学

  9岁女孩突然离家 家人以为她被拐

  8月30日,南充市顺庆区双桥镇,经营榨油作坊的袁秀华(化名)和老伴忙到晚上8点左右才发现,孙女小希自早上出门后,一直没回家。

  12小时前,小希吃过早饭后跟奶奶打招呼说要出去玩,便出了门。“没看出有什么异样。”袁秀华没在意,因为往常逢赶集天,孙女也会出去找同学玩。但这次袁秀华注意到,孙女的作业本、书包都在。她出门打听,却没有孙女的消息。“会不会被拐卖了?”袁秀华慌了神,赶紧到派出所报警。 “小希这么大了,被拐卖的可能性小。”接到报警后,双桥派出所所长曾熙建议袁秀华先跟亲戚和小希的同学打听消息。8月31日,警方调阅场镇客运车辆的监控视频发现,8月30日早上8点40分左右,小希独自上了开往南充的班车,1个多小时后在南充城北客运站下车。

  这时候,袁秀华才想起,孙女离家当天特意穿了妈妈买的球鞋,前一晚也不回卧室睡觉,就睡在客厅沙发上。当晚,袁秀华回家还发现,放在抽屉里的户口簿不见了。

  8月31日晚,从福建莆田市赶回老家的小希父母跟随邻居和警方一起,到南充城区四处寻找女儿……

  寻找20多小时后

  孩子从福建打来电话

  寻找20多小时后,8月31日晚11点半,小希的母亲吴女士接到在福建莆田打工的侄儿的电话,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的竟是女儿的声音。

  小希在电话里说,自己从家里拿了放在奶奶那里的1000元压岁钱,然后偷偷带上户口簿,从镇上坐汽车到南充后,准备去火车站买到福州的火车票,但售票员告诉她南充没有直达福州的火车,自己便买了从南充到达州的票,然后在达州换乘晚上9点06分开往福州的火车。

  8月31日晚8时许,火车抵达福州火车站后,小希上了福州到莆田的中巴,在莆田下车后,又花40元钱乘车到达妈妈打工处的宿舍。晚上11点半,小希敲响了妈妈宿舍的门,见到的却是惊呆了的表哥。据了解,今年暑假,小希曾由姑妈带着乘火车到福州,然后转乘大巴和出租车到莆田看望爸妈。

  小希的父亲李先生说,他们最初也不相信女儿敢独自一人坐火车去福建,但侄儿见到了女儿的火车票,证实女儿没有说谎,“太吓人了,人没事就好”。随后,李先生让侄儿拍了一张女儿的火车票(南充-达州),火车票上确系小希的名字,乘车时间是8月30日下午4点38分。“当晚从达州到福州的火车票不知道女儿放哪了,没找到。”李先生说,但从时间上算,女儿乘这趟火车到达福州是8月31日晚7点52分,女儿再从福州坐大巴到莆田约需3个小时左右,然后再坐出租车到达自己的宿舍,大概需半小时,从女儿当晚11点半左右到达他们宿舍的时间上来算,是吻合的。

  父母反思:

  孩子,你给爸妈上了一课

  吴女士说,女儿出生后一直跟着他们一起生活,但2010年春节过后,因要外出打工挣钱,夫妻俩便把女儿留在了老家。但每年暑假,都会让亲戚带着女儿到他们打工的地方过暑假。每年寒假,也会利用春节回老家看望女儿。为了与女儿维系感情,他们还特意在老家安装了宽带,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跟女儿进行视频通话。

  得知女儿平安后,吴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写到:我想说,熊孩子,感谢你平安无事,你给爸妈上了最重要的一课,爸妈会好好反思,是我们对你的关心远远不够,对不起,宝贝!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9月2日,吴女士和丈夫已着手给小希办转学手续。经过这件事后,他们不再打算把女儿留在南充老家念书,“就让她跟着我们在莆田念书吧”。

  她一路上机灵又戒备 出走原因是“我想爸妈了”

  “你一个人坐车到这么远的地方,一点都不怕吗?”在电话里听到女儿的声音后,吴女士一度很后怕。

  “我认识字,能看懂路牌,还会讲普通话,能顺利问路,所以就不怕了。”小希说,户口簿一直在紧贴自己肚皮的位置放着,在达州火车站等车时,自己也一直呆在候车室,同时留心广播通知,生怕错过火车。

  上了火车后,因怕遇到坏人,小希也尽量不与陌生人说话。她告诉母亲,如果自己确实需要帮助,她只会找车上的工作人员,“他们才信得过”。

  电话里,小希还说,因为自己没有手机,在达州上火车后,她观察了很久,最后向一位“面善”的姐姐借了手机,希望能给家人报个平安,她先是给爷爷打电话,但电话没人接,紧接着又给妈妈打电话,但一直没打通。

  9岁小女孩独自从南充出发,4次转车,长途跋涉2000余公里赶到福建莆田,如此执着的背后,为的是什么?“我想爸爸妈妈了,我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电话里,小希向妈妈坦白了这次离家出走的原因。

  建政派出所民警到现场后,见当事双方情绪激动,为避免事态恶化,让双方先回家冷静下来。6月4日上午,民警让李某和王女士及家人到派出所协调此事。王女士仍提出要30万元,而李某称最多给2万元。经过民警4个多小时的调解,双方最终达成协议:李某支付王女士精神损失费和营养费等共13.6万元。

  5日上午,李某将这笔钱打进王女士的银行账户,双方暂时了结纷争。

  听到这里,吴女士一阵心酸。她说,前段时间,在莆田过完暑假的女儿因要回老家上学,偷偷告诉表哥自己想留在爸爸妈妈身边念书。随着暑假快要结束,小希还曾哭着抱住妈妈的腿,明确表示自己不希望被送回老家。但吴女士也很无奈,“把女儿留在莆田上学不现实,因为我和她爸爸都要上班,不能好好照顾她,再加上当地语言很难听懂,女儿也难交到朋友”。最后,在她的劝说下,小希答应了回老家。

本文转载于http://www.sxypyz.com/tOjbkTw/VvcwQGHM.html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