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3月1日开征扬尘排污费 8旬老母携孙辈乞讨

  每公斤依不同标准收1.5元、3元、6元 公租房、救灾抢险工程、居民建房及装修免收费

  今天(27日)上午,记者在市环保局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市发改委、市财政局、市环保局联合发布《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工地扬尘排污收费标准的通知》,自3月1日起本市将对行政领域范围内的建设工程施工工地征收扬尘排污费,其中居民个人建房和住房装修工地免收费。

徐纯合租住的房子杂乱不堪,床头、窗台的空酒瓶非常显眼。

  本市施工扬尘排污费的收费范围确定为:本市行政区域内的建设工程施工工地,包括房屋建筑工地(含工业厂房)、装修工地、市政基础设施工地、拆除工地、绿化工地、水务工地、公路工地、铁路工地。

  市环保局负责人称,施工扬尘排污费按弥补治理成本的原则制定,平均成本为每公斤3元。依据施工扬尘管理等级标准,实施差别化收费政策。

  施工扬尘排污费按建设工程施工工地用地面积、单位扬尘排放量、施工工地扬尘排放调整系数和施工工期按月计征。据测算,施工工地每月每平方米排放扬尘0.26公斤。施工扬尘排污费由建设单位(含代建方)缴纳,施工工地所在区县环保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征收。

  此外,公租房建设工程、救灾和抢险工程,以及居民住房建设、装修工地免收施工扬尘排污费。

  扬尘排污费具体收费标准

  施工工地扬尘管理达到优秀等级标准的,每公斤1.5元

  达到达标等级标准的,每公斤3元

  不达标的,每公斤6元

  为何收费? 工地扬尘污染多 2014年反弹

  施工工地扬尘排放属于典型的无组织扬尘源,是城市大气中颗粒物主要来源之一。本市建设施工面积大、项目多,扬尘污染是改善空气质量的难点之一。市住建委统计,目前全市房屋施工面积为2亿平方米以上。

  根据2014年空气质量总结分析,本市大气中主要污染物PM2.5、SO2、二氧化氮(NO2)、可吸入颗粒物(PM10)年均浓度同比分别下降4.0%、17.7%和上升1.3%、7.1%,四项污染物浓度平均下降3.3%。但1998年以来长期监测的污染物中,PM10近年下降速度有所放缓,扬尘污染水平有所反弹。

  市环保局介绍,扬尘排污费的征收,旨在充分发挥经济手段促进扬尘污染治理作用,强化污染者的经济责任,推动环境质量的改善。

  钱哪儿去? 企业申报 环保部门核定 收支两条线

  级别评定方面,将由企业主动申报,环保部门负责核定、抽查、评估。

  45岁的男人,被村人称为“大没脸”,给他介绍工作,他说“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他喜欢喝酒,一喝了酒就“话多,拍拍打打,总是挑拨你。”

  82岁的老太,带着3个5到7岁的孙辈,成为职业乞讨者。

  而多次到大连、北京的乞讨经历,使他们成为重点稳控对象。

  政府部门并不认可他们“上访”的说法,因为“信访局没有他们的信访记录”。

  最终,这个家庭有了一个归宿,村民说,“老太太,孩子也不用遭罪了。”

  5月2日一早,徐纯合对母亲说,“妈呀,我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婶家看看。”

  没有人知道徐纯合为什么心情不好。在他去世前与之接触的家人和村民看来,45岁的徐纯合“没什么高兴不高兴,一直就这样。”

  4月29日中午,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去了出生的村子——黑龙江庆安县丰满村李宫屯。

  那天下午,徐纯合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20块钱的烧纸、一瓶白酒、两盒罐头和两个鸡腿,到父亲坟上烧纸。“去跟我爹喝点。”

  堂哥徐纯智,小卖部老板于永芬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给父亲上坟烧纸了。

  徐纯合和母亲最终决定带着孩子去大连金州。当天的黄历上写着,5月2日,农历三月十四,宜:出行。

  “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

  45岁的徐纯合,几乎一半时间是在漂泊中度过。

  徐纯合出生时,父亲已40多岁,“老来得子,非常宠他。吃好的喝好的,几乎不让他干活。”

  18年前,徐纯合的父亲去世。堂哥徐纯智说,他的“好日子”自此到头。

  父亲去世之后,徐纯合和母亲分了一公顷的水田和旱地。但一年后,徐纯合就将土地租出去,以几百元的价钱变卖了父亲留下的两间房,带着母亲外出打工。

  离开丰满村李宫屯时,徐纯合27岁。“在农村,这属于绝对大龄。没人给他说媳妇,太懒,姑娘跟着他,遭罪。”

  徐纯智说,徐纯合先后在离家100多里地的老金沟淘金、在建三江农场以及大连金州等地打工。

  “他只读了小学四年级,又没有技术,干的都是出大力气的活。”同在大连金州的堂弟徐纯静说,徐纯合在金州劳务市场“站大岗”,每天等活:搬家、卸货,拉沙子、赶海扒蚬子……

  但徐纯合“二二乎乎的、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徐纯静说,劳务市场分帮结派,“势力”大的才能抢到好活儿,徐纯合只能做别人挑剩的、特别累的活;活干完要结账,老板却没了;交了200块钱办暂住证,被警察查到,假证。

  “无论打工还是跟别人打交道,他只能吃亏。”徐纯静说。

  2005年左右,徐纯合带着母亲到了伊春市铁力市。

  他在一个朝鲜族屯子替一家机构看门、烧炕,每天5块钱,间或在铁力劳务市场“站大岗”;母亲捡破烂。

  2008年左右,当地人介绍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当时有轻度精神病的离异女人。

  在38岁的时候,终于娶了媳妇,这一度让徐纯合很高兴。他领着媳妇回到庆安,几乎去了所有亲戚家。

  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一场车祸导致徐纯合腿部骨折,自此再不能做重活。

  妻子病情开始加重,堂哥徐纯智发现,这个弟妹以前还能洗衣服、做饭,知道喊大哥、大嫂,现在见人就躲。

  2010年,徐纯合的第三个孩子出生。

  在这之后,徐纯智发现,平常只喝3、4两酒的徐纯合开始酗酒,学会了抽烟;表哥吕恒信注意到,徐纯合的手总是发抖,“小酒杯里的酒会因为手抖而洒出来。”

  亲友们分析,徐纯合家庭负担重,生活困顿,受人歧视,又不能再干重活,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咱农村人不就借酒消愁嘛。越喝越郁闷,越郁闷越喝。”

  “模式类似企业照章纳税。”市环境检查总队负责人介绍,施工扬尘排污费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征收的施工扬尘排污费将统一纳入本市财政排污费专项资金管理,并按照北京市排污费收缴使用管理相关规定的范围、程序和要求安排使用,主要支持重点扬尘污染源的治理、扬尘防治、扬尘污染源监管等方面。

  下一步,各相关部门将联合对施工扬尘情况集中检查,加大政策威慑力度,督促建设单位、施工企业做好扬尘控制工作。城管部门加大对不合格工地的处罚,建设行业主管部门加强行业自律管理;建立城管、住建委、环保等部门处罚、检查等信息共享机制。 (记者 耿学清)

  重点稳控的乞讨者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备用http://www.lzcjwh.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