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五人违规建楼销售 捅伤店主并捆绑威胁(图)

   5个没有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市民,把所买土地进行分割后分别以各自建私宅的名义欺骗性申请办理国土、规划等手续。原本应该把关审核的国土、房产、规划等职能部门却接连失守,最终在县城繁华的地段将其顺利建成一栋高九层、建筑面积达8000多平方米的商住房对外销售,并办到了相关权证。

  后来,出资最多的一户因分到的房子面积最少,且其中一套房子被人为搞成了一个没有大门无法正常出入的现代“活死人墓”,于是对此事予以举报。经过数年“秋菊般”的艰难维权,国土部门最终依法撤销了土地使用权证。然而,原本应依法随之撤销的房产证,却出现了难以撤销的尴尬局面。

被追回的黄金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湖南省洞口县采访到了这样一起离奇的房产纠纷。

  投诉

  现代“活死人墓”牵出离奇纠纷

  “我确实曾经和人合伙欺骗了政府部门,骗办了国土证、房产证。后来因为我的举报,国土部门依法撤销了国土证。然而,房产局在撤销房产证时,却已没有办法纠错了。如今我的一套房子,硬是被搞成了一个没有大门无法正常出入的现代‘活死人墓’。”近日,湖南省洞口县的王了凤向《法制日报》记者反映了这样一件离奇的怪事。

  王了凤告诉记者,2006年5月9日,她和爱人李迪云联合周确山等12人竞拍,获得了洞口县财政局双拥路老宿舍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2007年,周确山、唐春石、谢忠良、肖海胜、李迪云5户签订了协议合伙建房,房屋建成后他们隐瞒了合伙建房的事实,骗取办理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骗取办理了土地登记。

  “后来,我们之间因为出资比例和登记面积的不对称出现了较大分歧。”王了凤告诉记者,她分得的房子不仅面积最小,而且其他4户将其拥有的楼层售卖给了邵阳市住房公积金中心洞口县管理部,该管理部因大门开设在另一侧,为安全起见砌墙将属于王了凤家的一套180多平方米的房子大门堵死了。于是,王了凤的房子变成了一个现代“活死人墓”。

  面容憔悴、身形瘦削、神情恍惚的王了凤告诉记者,几年来自己一直在维权,很多部门都知道了这件事。最终,湖南省国土厅等部门专门前来调查,并在查明事实后要求洞口县政府于2013年6月13日撤销了该宗土地的土地证。

  “没有土地证,房产证自然也就应该随之撤销。但没想到的是,这个房产证就是撤销不了。”王了凤介绍说,围绕房产证是否应该撤销的问题,出现了颇为戏剧性的一幕:洞口县房产局先是因不愿主动撤证被自己告上了法院,2010年7月洞口县法院一审判决房产局应撤证,但2010年9月邵阳市中院二审判决认为,尽管房产局在房产登记程序中存在瑕疵,但颁证行为并没有明显违法,因此撤销洞口县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撤证申请。

  2014年3月,洞口县房产局依据国土局的撤证决定撤销了该栋楼的35本房产证,随后被周确山等22人诉至法院。

  2014年10月,邵东县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周确山等22人所取得的房屋所有权证,现无证据证明是隐瞒真实情况,提供虚假材料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而是通过提供符合登记条件的相关材料取得的,属善意取得,最终判决撤销洞口县房产局的撤证行为。

  王了凤作为第三人上诉后,2015年5月,邵阳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认为,此案2010年该法院已作出了二审判决,在该判决未被撤销的情况下,洞口县房产局不得撤销周确山等人的房产证,并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调查

  国土规划房产等部门接连“被骗”

  “国土局发证的过程确实存在瑕疵。”洞口县国土局副局长唐文社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明确承认,国土局发证人员到现场核查的时候确实没有仔细核查,以至于让这些明显存在恶意欺骗的行为最终得逞。

  对此,洞口县国土局地籍股米桢也一再承认,2007年的国土管理确实比较乱,工作人员在现场没有核查准确。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房子其实早在2006年就开始建了,但建设规划许可证却是2008年才颁发。对此,洞口县规划局工程股股长黄高健表示,当时这种情况确实较为普遍,县里曾想把这种做法取消,但实际上取消不了。

  记者翻阅相关卷宗时发现,当时这些人报批的规划图不仅和最终建设出来的样子明显不一致,而且规划批准为8层的房子竣工时竟然变成了9层。但对此,洞口县规划局提供的“竣工验收单”,只作出了“擅自改变用地红线位置罚款5万元”的标注。

  “说实话,房产部门只是做形式上的审查,而不是实质性的审查。”洞口县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刘三忠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办证人员也确实到现场进行了核查,但没有看出中间的问题。而且,由于他们之间有具体的分割协议,又有国土规划等手续在先,于是房产局也就发了证。

  刘三忠介绍说,举报出现后,洞口县房产局也曾多次召集各方进行过协调,但因为没有强制执法权,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现在这事就处于悬浮状态了。”刘三忠告诉记者,按照规定,有产权纠纷的,他们一般要暂缓登记。

  说法

  法律不能为恶意骗证者“漂白”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各自在整个事件中的责任,洞口县各部门的负责人虽然都在不同程度上予以了承认,但大都认为是“瑕疵”,无关紧要。

  “这是一起因多个职能部门集体失职失守而导致的案件,不仅浪费了国家的司法资源,也侵犯了国家和个人的利益。”对此,湖南律师李健表示,无论是洞口县国土局、规划局还是房产局,都没有尽到法律规定应尽的义务,对申请土地和房产登记的地方,在规划证明的面积与实际登记的房屋面积有较大差距的情况下,没有进行现场调查和询问就进行了登记。

  “实际上,按照法定的职能分工,无论是哪一个部门,只要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后及时制止,都不会出现后来这些僵局。”李健认为,如果不是王了凤现代“秋菊”般的坚持,有关部门只怕不会主动纠正错误。为此,对于整个事件中某些职能部门监管不严涉嫌渎职等问题,纪检部门其实可依法追责,而不是简单地一撤了之。

  12月9日早上8时许,温州苍南县钱库镇永新北路一家金店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店主被劫匪捅伤并遭捆绑威胁。经警方初步了解,涉案金额近60万元。15日,苍南警方通报称,该案犯罪嫌疑人张某已落网,练家子出身的他竟为了还5万元的卡债而心生歹念。

  12月10日,苍南警方将收集了犯罪嫌疑人作案前后的相关监控视频,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向社会各界公布,同时发布悬赏通告,向全社会征集破案线索。

  很快,专案组于12月13日凌晨锁定目标——张某,1987年6月生,平阳县水头镇上林村人。

  在温州平阳县水头镇,民警将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进行包围。13日上午10时20分许,民警终于看到了准备外出的犯罪嫌疑人张某,一举将其抓获,当场查获1条黄金项链。

  随后,专案组又趁胜追击,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找到被抢金链7条,追回大量黄金首饰。

  据张某本人交代,9日凌晨他翻墙进入钱库镇永新北路的民房二楼,持刀对受害人进行伤害、并将其捆绑后抢走现金2000元,同时威胁其交出一楼金店钥匙。

  之后,张某返回该民房一楼用钥匙打开金店卷拉门,进入店内取走柜台内大量黄金首饰,得手后迅速逃离现场。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侦查,多次变换三轮车、出租车、公交车等交通工具,辗转苍南宜山镇、灵溪镇、平阳鳌江镇,最后回到老家平阳水头镇。

  记者自办案民警处了解到,张某幼时习武,成年后从事理发师的工作。他“一个多月前还在苍南钱库镇的一个美容美发店打工,对钱库镇的地形非常熟悉”,在钱库街上看到黄金加工点,就产生“捞一把”的念头,并暗自开始策划此事,多次踩点。

  至于为何要抢劫金店,张某交代称,由于自己的信用卡欠下5万元卡债无法偿还,想着抢劫金店来钱快,便铤而走险。

  采访中,唐文社也明确表示,没有资质的市民公然造假开发商住楼,不仅会在建安税和报建规费等方面给国家造成损失,而且也会扰乱当地的房地产管理秩序。

  “法律不能为那些恶意欺骗而办理到相关权证的个人和团体提供保护,更不能为其中的违法行为‘漂白’。”李健表示,有关部门应尊重现有的事实,有所作为,依法纠正其中的错误,化解相关矛盾纠纷。 □记者 阮占江

  目前,张某已经被刑事拘留,案件调查和追赃工作还在全力进行中。(浙江在线 记者/吴佳蔚 通讯员/林叶 编辑/沈正玺)

本文由365备用http://www.toosui.net/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