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异地被办银行卡交易万元 坐不住了

  从没来过沈阳,却有在沈阳开办银行卡的记录,这是怎么回事?5月19日,特意从北京赶到沈阳追查真相的肖先生,向记者讲述了有人用他丢失的身份证开办银行卡的经过。

  惊讶 莫名异地被办银行卡

  7月19日,上海普陀区武宁路光复西路光复里小区,原本的棚户区在历经了两年多的拆迁后,变成了一片建筑垃圾堆放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周凯/文并摄

  5月16日晚,从未来过沈阳的肖先生不得不乘坐动车来到沈阳,因为他发现有人盗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在沈阳开办了一张银行卡。

  据肖先生讲,他到北京一银行准备办理银行卡。将身份证和开卡申请表等材料递给银行工作人员后,工作人员多次询问肖先生之前是否在该银行办过储蓄卡。

  得到肖先生没有办过卡的回答后,工作人员又详细询问了肖先生的电话信息,经过核对后明确告诉肖先生:“姓名、身份证、手机号码等信息都对,今年1月你在沈阳办过一张该行的银行卡。”

  查询 银行卡有多次交易记录

  随即,银行方面调出该银行卡详细信息和对账单。在这份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单上,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发现银行卡是1月8日开办的,共有5笔存款记录、6笔取款记录,涉及金额1万元左右,所有存取款交易都发生在沈阳。

  存取款记录显示,银行卡每转进一笔钱款,立即被人从银行ATM取款机上取走。存款少则100元,多则2800余元。最后一笔取款时间为5月13日,有人在沈阳青年北大街附近的一家银行取走了2000余元。

  肖先生一直在北京工作,从来没有到过沈阳。另外,银行卡上存取款记录所显示的时间段,肖先生均在北京。

  无奈 来沈报案盼查出真相

  根据肖先生提供的信息,银行方面断定肖先生的身份信息被人盗用了,有人用他的身份信息在银行办理了银行卡。肖先生已向北京警方报案。民警建议肖先生尽快到事发地沈阳与办卡银行进行交涉,并尽快到沈阳报警。

  于是,肖先生赶到了沈阳。5月17日,肖先生来到位于沈阳北站附近的开卡银行。银行张经理接待了肖先生,但拒绝了他调取办卡时监控录像的请求,肖先生无奈向沈阳警方报警。

  沈河区惠工派出所民警出警。张经理对警方表示,由于开卡时间在1月,银行监控录像受保存时限限制已经无法调取。银行调取出5月13日的取款录像,但取款人头戴一顶鸭舌帽,无法看清相貌。

  分析 身份证曾丢失疑遭盗用

  随后,张经理调取出当时办卡时留存的档案材料。肖先生发现开卡所使用的身份证复印件确实是自己的。肖先生说,自己的身份证曾于2009年在北京丢失过,对方办卡所用的就是那张丢失的身份证。

  同时,肖先生还发现办卡人在办卡的资料表格签字一栏所签的字是模仿的,而且对方所留的存取款短信通知的手机号码(170号段)也不是自己的。至此,可以断定有人持肖先生丢失的身份证开办了银行卡。

  经过调查,肖先生认为,自己身份证信息遭盗用开卡,可能背后涉及电信诈骗案。有人用肖先生的身份证开办了银行卡,随后不断有人往这张银行卡里存钱,有人拿着这张银行卡取款。

  提醒 丢身份证最好报警挂失

  肖先生已经办理了身份证挂失手续,但仍感到后怕。“因为身份证还在他们手里,他们拿着这张身份证再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怎么办?”

  沈河警方表示,市民发现身份证丢失后,最好先向公安机关报警进行挂失。因为丢失的身份证和补办的身份证办证时间不同,即使有人使用丢失的身份证从事不法行为,警方也不会找失主顶罪。

  一位居民向记者展示目前的居住环境。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周凯/文并摄

  “钉子户”老江有些着急了。

  他说,在过去的两年多里,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总共只来找过他两回,每一回都“只讲大道理,不把事情讲清楚”,也没有给他什么补偿方案,“可能给过一张纸,我们不同意,我妈就把那纸撕了扔了”。

  如今,眼看着上海房价在2016年第一、第二季度大幅度飙升,老江全家都急了,“这里到处都是垃圾,苍蝇蚊子满天飞,只要给我们足够住的住宅,哪怕在嘉定(上海郊区——记者注),我们也愿意走”。

  但问题是,老江家的愿望跟拆迁办所能给予的补偿,总也对不上号。

  33平方米上盖了5层楼

  老江家的宅子,位于上海市普陀区苏州河沿岸的光复西路光复里。这里方圆一公里内,拥有一个把自己打扮得像意大利威尼斯城的家乐福超市,一个集购物娱乐于一体的时尚商场,地铁13号线地铁站,还有一条在沪上知名度仅次于黄浦江的苏州河。

  宅子隔壁,就是坐拥280度江景窗台、三居面积达250平方米的普陀豪宅“新湖明珠城”。这里的二手房售价,如今已高达每平方米7.2万元到8.1万元。

  老江所持的房产证显示,这座竣工于1946年的老宅,建筑面积只有33.3平方米。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所见到的这栋房子,高达5层。据老江说,这个33.3平方米的房产中,有27个户口,住着一家四代人,“是政府要拆房子,我们现在那么多人住得挺好,不搬也挺好”。

  2011年,老江在这栋房子原有基础上加盖了4层楼,以满足全家人的住宿需要。2013年年底,拆迁办正式进驻到这片市中心现存不多的棚户区中。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登楼察看发现,老江家里楼梯陡峭,每个房间大约只有七八平方米,包含一张床,一个餐桌和一个卫生间。老江自己心里知道,一层以上全都是违章建筑,“不能算面积”。实际上,全家人心里都有个如意算盘,希望拆迁办根据家里的实际需要、按照户籍人口数量来核算补偿,而不是按照面积来核算。

  但拆迁办,只给出了“按照面积核算补偿”这唯一算法。

  一名已经签字动迁的老邻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实际上,老江家根本不可能住得下27口人,“5层楼,你算算,27个人,两人一张床,至少14张床,他家5层楼,放得下吗?”

  东新村四期南块(东)征收基地的拆迁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地块并不存在一栋房子有27个户口的情况,户口最多的一户人家有22个户口,早已搬迁。拆迁办的公开资料显示,该地块截至目前已拆迁953户,动迁率达到97.2449%。

  该名负责人回应老江“两年多只谈过两次”的质疑称,“肯定不止。我们怎么可能不找他们谈。”

  前述老邻居对目前留守的“钉子户”表达了不满,“他们每动迁一户,我们已经拆迁的就能奖励每户两万元,他们不动,我们就损失。”但他告诉记者,老江一家被约谈的次数可能是比较少,“有的人家狮子大开口,比如按照政策最多给你300万元,你要500万元,那肯定谈不拢,有啥好谈的?”

  房价飙升,“钉子户”们坐不住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目前东新村四期南块(东)地块尚有10余户“在钉”。距离2014年10月集体签约已经过去近两年,这种时间上的拖延,在拆迁户看来,对政府没有好处,“政府一定会着急”;但拆迁办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越拖对居民们越没有好处,因为房价正在不断上涨。

  今年第一季度,上海成为继深圳之后房价飙升最快的城市。来自一些中介机构的数据显示,一季度上海部分地区、部分楼盘的二手房成交价涨幅超过40%。而按照最近几次拍出的土地楼板价,上海郊环外一些区域未来房价可能会达到6万多元甚至七八万元每平方米。

  据拆迁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东新村四期南块(东)地块目前采用的是“按面积计价”的方式给予拆迁户补偿。

  比如,光复西路光复里353号丙全幢房屋,建筑面积65.30平方米,在2014年7月9日评估的单价为每平方米26909元,而该地块的评估均价为每平方米26501元。算下来,被征收房屋补偿总价为2673827.29元(26909×65.3+26501×65.3×0.3+26501×15)。

  拆迁办的做法,不是“分房子”,而是让被拆迁户拿着这笔补偿款,购买政府在郊区配套建设的限价房。可供选择的房产在嘉定、青浦、江桥等地。比如,嘉定洪德路1285弄10号802室73.06平方米的房产,价值1238367元,核算为每平方米单价16950元。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查询发现,嘉定洪德路地块附近,二手商品房房源价格约在每平方米2.9万元到3.1万元左右。也就是说,政府方面给予的房产价格,比市场价将近低了一半。

  除了应得的补偿款,针对居民自建的无证建筑和装潢,拆迁办也有补贴办法。比如,某户房屋建筑面积为86.8平方米的居民,他获得了无证建筑面积补贴5万元,和装潢补贴52080元(600元/平方米×86.8)。

  简单来说,按照拆迁办给出的这一唯一补偿核算方法,越早迁出,对居民越有利。房子在涨价,而居民的房屋评估价格不变,因此,拖得越久,居民所得到的补偿缩水越多。

  面对逐月飙升的房价,老江“坐不住”了,他一再向记者表示,只要拆迁办来找他谈,给他们全家安置了住房,他一定会尽快搬走。

  但拆迁办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不论“钉子户”们拖多久,补偿标准和补偿核算方法都不会改变。老江家33.3平方米的房本面积,就只能按照33.3平方米核算补偿,无论家里住了20口人,还是30口人,补偿标准都不会改变。

  拆迁办:有居民开口就要1个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上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动拆迁工作。这一过程中,被拆迁户和拆迁办都总结出了与对方进行博弈的各种方法。

  比如现有的、大多数拆迁办所使用的“按面积计价”方式,就是众多经验累积而总结出来的“最公平方式”。这种方式能有效防止拆迁户在拆迁办进驻前疯狂“加码”在册户籍人数。

  以往,拆迁户往往会在拆迁办冻结户口前,就“先知先觉”地在自己户籍上增加人数。这是拆迁户针对过去“既可以按面积计价、又可以按户籍人数计价”拆迁补偿方式的一种应对之策,在面积较小的情况下,这种方式可以有效增加补偿额度。

  但如今,按户籍人数计价的方法,已经很少被拆迁办所应用。

  针对“按面积计价”,拆迁户们也有办法。他们可以在房屋原有面积上加盖房屋,过去,拆迁办会按照实际丈量面积来核算补偿,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老式”的方法也变更为严格按照产权证所有面积来核算补偿。

  即便如此,拆迁户仍有办法。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中就见到,一户人家的房本面积为57.1平方米,但经拆迁办核实,房本面积却变更为51.1平方米,“少”了6平方米。东新村四期南块(东)征收基地的拆迁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户人家所用的老式手写房本,有明显的涂改痕迹,后经监察局、建委、房地局等多个部门的原始资料核实,这户人家的真实房本面积仅为51.1平方米。

  这家的女主人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祖辈向“上级部门”申请增加房本面积的申请书,但这份申请书并未明确指出房本面积经申请增加了多少,也没有收到“上级部门”的回复。而一份1992年的房屋产权登记勘丈图则能清晰地表明房屋建筑面积为51.1平方米。实际上,这户人家已经在2014年10月第一批签订了拆迁协议,却至今未拆。女主人告诉记者,她在等待拆迁办给一个“少算面积”的说法,但拆迁办工作人员每次路过她家,都只是提醒她赶紧搬,从未给过任何说法。

  在两年前签订的协议中,这户人家以51.1平方米的房本面积,获得了4套两室一厅的房产。其中3套位于嘉定区,套均面积60多平方米;1套位于江桥地区,面积84平方米。因为按时签约,还能获得20万元额外奖励。

  据拆迁办工作人员介绍,拆迁过程中甚至有居民一开口就要1亿元补偿,“后来看到区政府下文要强制拆迁了,也就算了”。

  “到底对方是怎么办出的银行卡?他们办银行卡干什么用?”这一切目前仍是一个谜团。目前,肖先生仍就此事在和银行等部门交涉。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

  拆迁办公示资料显示,该片区居民在2014年10月26日最后签约期过后至今,已经又签约18户,另有行政司法程序搬迁两户。

本新闻转载于贵阳割包皮http://www.hongyuanyl.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