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起医药代表行贿案曝光3家医院药品使用利益链 男子自家楼道内遭枪击险丧命

  核心提示:

  送女儿上学后,29岁的小雷(化名)一个人顺着楼道回家,突然被人从楼上持枪近距离射中头部倒下。

  6月17日一早,开原轻工市场附近一栋老式居民楼传出的枪声,很多居民起初因为楼里装修声音大并没在意,直到后来有邻居发现小雷头部中枪倒在地上,赶紧敲开了小雷家的房门,通知了他的妻子,并帮忙送伤者去医院。

  过度治疗、过度用药,这一直是为人诟病的医疗界的一种恶性现象,为何会有这种现象,又屡禁不止呢?昨日,一场庭审曝光了这幕后的利益链,原来这背后是药品使用已经跟医院领导的利益挂钩,每用一支药,这些医院的蛀虫都能得到一份提成!

  昨日,一起医药贿赂案在深圳盐田法院开庭审理,庭审曝光了龙岗多家医院在药品使用方面的利益链。被告医药公司,为了让自家的药品进入医院销售,竟指使属下的业务员给医院领导分提成送红包,所送的“好处费”都由公司报销。

  法庭上,深圳市新某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新某医药公司”)因该公司一名业务员贺某,向龙岗、大鹏3家医院相关人员行贿,涉嫌单位行贿罪过堂受审。面对检方的指控,该公司与业务员均表示认罪。

  以师兄弟关系拉拢医院领导

  据检方指控,被告人贺某系被告单位新某医药公司龙岗片区业务员。2005年至2008年间,在为新某医药公司销售药品的过程中,贺某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分别向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下称“龙岗医院”)、深圳市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下称“横岗医院”)、深圳市大鹏新区葵涌人民医院(下称“葵涌医院”)管理人员三次共行贿13.24万元人民币。

  在昨日的庭审上,检察机关揭开了该案中贺某与医院领导的利益链。据检方出示的证据显示,贺某曾向横岗医院副院长刘映红(另案处理)、龙岗医院药剂科主任郁相云(另案处理)、葵涌医院院长张华(另案处理)分别行贿人民币5万元、6.42万元和2万元,均是为了让公司的药品能够进入医院销售。

  按照贺某的说法,如果不给医院送钱,他们公司的药品根本不能进入这些医院。据刘映红的供词,2006年时,贺某以是其师弟、大学刚毕业进入医药行业为由,前往其办公室希望能够得到其关照,其一口答应,并帮贺某推销一批药品进入横岗医院销售,之后贺某邀请刘映红一起吃饭,饭后在其车上放下了一个包,包内大概有5万元。

  2007年,刘映红调任布吉医院副院长,贺某也将生意做到了布吉医院,通过刘映红,贺某认识了该院药剂科主任郑某某,并约定按照销售额2%的提成分给郑某某好处费,每月能分给其4000~6500元不等。而为了感谢刘映红,贺某还曾又提了5万元给他,但他没有收下,只要求贺某以后承担其接待费用即可。

  医院领导收钱帮助医药代表进药

  根据检方出示的证据显示,2007年1月至2008年7月,贺某为了让公司的药品“头孢曲松钠”进入龙岗医院,其提出以售出每支药品0.6元的回扣分给郁相云。按照郁相云的证词,双方达成协议后,郁相云每个月都能从贺某处收到至少4000元的好处费。

  2008年,为了让公司的药品“小牛血去蛋白”进入葵涌医院,在经公司领导廖某某的介绍,贺某认识了葵涌医院院长张华,并在廖某某的授意下,贺某给张华送去2万元,张华收钱后,帮助贺某推销该药进入葵涌医院销售。

  昨日,新某医药公司的诉讼代理人、该公司副总经理刘某婷也到庭参与诉讼,据其称,公司对属下业务员给医院领导行贿以销售药品一事是知情的,且该公司于2012年时,就曾因单位行贿罪受到过法律处分,当时被罚款35万元,公司法人代表廖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这些业务员行贿的款项来源都是公司,但要请法庭注意的是,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2008年之前,那时候行业很混乱,整个医药行业存在送钱销售的潜规则。2008年之后,我们公司已经转型为高科技新型产业公司,并获得国家和深圳市的相关资质证书,已经远离了医药贿赂;加上我们公司目前财政状况比较困难,希望法庭能够从轻处理。”刘某婷说。

  而贺某则表示,事发后,自己在体检中发现患有糖尿病和肝炎等疾病,加上妻子已经怀孕7个月,即将临盆,希望法庭能够从宽处理。

  目前,小雷因为弹片避过了重要血管及脑干,捡回了一条命,此案开原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楼道内传出枪声

  2016年6月17日一早,小雷像平时一样送女儿上学。

  从学校到开原轻工市场附近一栋老式居民楼的家里,只有5分钟的路程。

  小雷走到家门口顺着楼道走到二、三楼之间的缓步台时,突然被人从楼上给了一枪,右侧额头瞬间出血,之后倒地。

  8时许,有邻居上楼回家时,发现了躺在地上额头中枪的小雷,一时间吓得大叫。并迅速告诉小雷的妻子,拨打120急救电话后,小雷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治疗。

  当地医院的医生将小雷右侧前额部的中枪伤口简单处理、包扎后,建议家属为患者转院继续治疗。

  2016年6月17日下午,小雷因头部中枪被送到原沈阳军区总医院急诊室,当时小雷意识清楚,但左侧肢体不能活动,右侧前额部中枪已包扎。

  子弹避过重要部位

  医生为患者检查后发现,影像学显示,弹道贯穿右侧大脑半球,达右枕骨,长约15.5厘米,最大的一块弹片直径约为0.5厘米。

  而弹片大大小小几十枚,散落在弹道内和脑内不同部位,并已经形成脑内血肿,中线明显受压向左移位,庆幸的是重要血管和脑干没有损伤。

  医生潘东生解释说,简单来说就是子弹避开了小雷重要的血管和脑干,没有导致患者即刻死亡,弹片散落在脑内的部分位置及脑的深部位置。

  神经外科颅脑创伤组为小雷在复合手术室进行了手术。

  潘冬生副主任、李晋江主治医师对患者进行了大骨瓣减压,就像人受了外伤后,伤口会出现红肿,脑内的位置是没有空间可以发生肿胀的,所以必须手术为患者减轻脑内的压力,不然出现危险会危及生命甚至死亡。

  探查了弹道全长,清除了脑内血肿后,使用术中CT观察弹片的位置并逐步清除脑内散落的弹片。

  深部弹片没有取

  6月17日14时开始,医生为小雷麻醉开始手术,21时许,手术清除了小雷大部分脑内弹片。

  7个小时的时间,医生们为了减少了患者术后感染、出现癫痫等并发症的发生几率,没有取出患者脑内深部的弹片。

  “深部的弹片无法全部取出,可能会伤到患者的脑组织,发生大出血,这是非常危险的。”潘东生说,弹片本身是很锋利的,也很小不太好找,在手术时一些细小的弹片也被吸引器吸走了一部分,如果将特别深位置的弹片取出,可能随时发生危险。

  医生表示,手术后,患者可以进行简单问答,而且各项指标稳定。

  伤者父亲:不清楚为啥中枪

  6月20日下午,记者在医院病房外看到,有开原警方正在病房内与小雷交流,记者提出采访要求后,小雷的父亲走出了病房。

  小雷父亲说,他们家是开原农村的,平时儿子和儿媳带着小孙女在开原市内租房子住,儿子也在开原给人打工。

  “具体咋回事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儿子每天早上都送小孙女上学。”小雷父亲说,现在开原警方正在询问儿子相关情况。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文/记者王纳)

  小雷父亲说,儿子现在不能说话,不太方便接受采访。

  “这两天已经花了十多万了,现在还欠医院钱呢,家里人都在忙着张罗钱。”小蕾父亲说。

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