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最大城市“垃圾围城” 美司法部门"犯了个大错"

南非最大城市“垃圾围城”华人上街“自救”

4月1日,垃圾乱飞的市中心街道。 记者 宋方灿 摄

  “我很高兴我的律师说服检方和联邦调查局——他们犯了个大错,”在美国司法部撤销有关对华提供敏感技术的指控后,世界知名超导专家、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教授郗小星12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这样说道。

  对于发生在他身上的荒唐诉讼,郗小星说:“我做的所有材料都是不敏感的。我不做任何敏感的技术,所以起诉书里说的很多事件都是错误的。”

大清扫活动。 记者 宋方灿 摄

  约翰内斯堡4月1日电 (记者 宋方灿)南非最大城市、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因负责清运垃圾的市政工人罢工近一个月,市中心和一些居民生活区垃圾遍地,蛆蝇肆虐。无奈之下,华人社区的代表只能展开自救,在唐人街等地清理垃圾,恢复卫生。

  负责约翰内斯堡垃圾清运的是一家名为Pikitup的市政公司。从3月初开始,该公司一些员工发起非法罢工。至今罢工已持续近一个月,参与的垃圾清运工达4000多人。工人要求公司大幅增加其工资,月薪从目前的6000兰特提高到10000兰特(约合650美元),并要求公司现在的负责人辞职。

  在南非市政工人联合会的支持下,罢工工人不但拒绝清运全市范围内的垃圾,还袭击、殴打接替他们临时清运垃圾的工人,故意将垃圾倒到地上,以给政府和公司高层施压。无奈之下,约翰内斯堡市警察局只能出动警车开道,保护对垃圾的清运工作。

  美国司法部11日宣布撤销有关郗小星给中国输送敏感超导技术的指控,原因是多名专家作证,他们弄错了最核心的证据。从今年5月被指为“中国间谍”,到最终撤销指控,郗小星说他“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郗小星出生在中国,在北京大学获博士学位后去德国两年,然后来到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他是全世界二硼化镁薄膜材料研究方面的知名专家。据郗小星介绍,他与国内“有过不少合作”,比如在清华做过“长江学者讲座教授”,跟中科院物理所的团队一起工作过几年,参加过北大一个科技创新项目。

  此次事件的核心是一个叫“袖珍加热器”的设备。郗小星指出,“袖珍加热器”本身与“敏感技术”完全无关。“这个设备是彻底公开的,你可以自己上网去找到,”他说,“完全不像美国政府说的那么高精尖”。

  美国司法部指控郗小星,却连他的年龄都搞错了。郗小星说,他今年57岁,但司法部网站上的起诉声明至今还写着他47岁。郗小星开玩笑说:“要真是47岁就好了,可惜没那么年轻。”

  回忆起5月份被捕的一幕,郗小星至今心有余悸。他说,那是早上6点半左右,10多名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使劲敲门,门开后就“端着枪冲了进来,就说逮捕我,给我戴上手铐”,他们还“让我的太太、孩子举起手走到某个地方”。

  郗小星虽被释放回家,但他的护照被没收,还被限制离开宾夕法尼亚州东部。郗小星说:“我的家人精神上受到很大压力,不经历这个过程的人很难想象。这件事对我的名声也有很大的损害。”

  这是美国今年第二起被热炒的所谓“中国间谍案”。就在郗小星被捕的同一天,美国国会有22名议员就此前被撤销起诉的华裔水文专家陈霞芬一案,联名给司法部长写信,要求调查此案是否涉及种族歧视,是否特别针对华裔乃至亚裔雇员。

  郗小星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因为我是华人才起诉我。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这对美国来讲是没有好处的。”

  市政垃圾清运工人罢工,大量倾倒在路边的垃圾无人清理,吸引、滋生了大量的蛆蝇,严重影响到公共卫生和市容市貌。约翰内斯堡西罗町唐人街因为商户众多,生活垃圾多,成为重灾区。4月1日,在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市党部和西罗町党部的共同号召和组织下,部分热心侨领、数十名党部干部成员同来自118区党部的志愿者一道,对唐人街地区堆积如山的垃圾进行了彻底清理,并统一装袋后运往市政垃圾收集站。

  作为此次清扫活动的发起人,非国大西罗町党部主席李新铸在现场指挥。党部执行主席兼副秘书长、118区非国大党市议员第一提名候选人赵建玲,118区党部主席和秘书长等主要干部都到场参加大清扫活动。众侨领和非国大党员带上口罩,拿起铁锹,不顾阵阵恶臭和四处乱飞的苍蝇,经过4个多小时的努力,唐人街终于恢复了干净整洁的风貌,受到了附近华人和当地民众的好评。(完)

  谈到今后的打算,重获清白的郗小星表示要回中国一趟,为老母亲补过90岁生日。他的母亲是6月份生日,他本已买好机票,但由于遭起诉而被迫放弃回国。

  在采访结束时,郗小星强调,此次事件不会影响他与中国的合作,中国很多实验项目已经达到国际水平,美中两国科学家加强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记者林小春)

安徽11选5走势图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