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币理财享受“双收益” 利率下行空间打开

  自1月14日人民币即期汇率创下6.05高位之后便一路下滑,截至目前已累计贬值超过3%。昨日,记者走访新区多家银行发现,除部分外资银行将外币定存利率翻倍之外,外币理财产品近期也出现了收益率飙升情况:美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普遍提升到4%左右,这个收益率相较去年多数产品,比去年同期几乎翻了一番。

  “近期人民币汇率的持续走低,让进行外币理财的投资者获得了‘双重收益’,一方面是汇率收益,另一方面是产品本身的预期收益率。”某外资银行理财经理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假设客户在2个月前,以100万元购买一款人民币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5%,产品到期客户拿到的收益大约8330元人民币。但同期,客户如果购买的是一款美元理财产品,尽管产品约定收益率为4.1%,但由于美元相对人民币升值,汇率收益也有2.5%左右,如折算为人民币,合计客户能拿到的收益约11000元。这多出来的近3000元,就是投资外币理财产品的超额收益。

  自4月下旬降准以来,央行公开市场例行操作进入持续静默状态,与之相对应,以定向工具为依托的流动性“锁短放长”操作,成为近期央行货币调控的主要看点。市场人士指出,当前货币市场流动性极为充裕、资金价格低企,但对于中长端债券利率等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传导有限,因此,央行货币政策近期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会更着力于提供长期限、低成本资金,从而切实引导社会融资成本下行。在此背景下,预计短期内全面降准的概率有所下降,而继续扩大PSL等定向宽松依然可期,再次降息亦有空间。

  定向为主 “锁短放长”

  本周二(6月2日),央行公开市场例行操作继续暂停,为4月20日全面降准之后的连续第十三次。

  市场人士表示,本次央行在公开市场保持缄默,向市场传递出中性偏暖信号。一方面,尽管本周有中国核电大盘股发行,但当前货币市场资金面仍非常宽松,实在没有重启逆回购的必要;另一方面,上周坊间传出央行向部分大行进行定向正回购的消息,虽然市场多数认为此举并非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紧,但仍给市场心理带来了一定冲击,而本周公开市场正回购并未露面,无疑给市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与此同时,自上周以来,一种新的货币政策调控模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即以定向工具为依托的流动性“锁短放长”操作。继上周传出央行向部分大行开展定向正回购操作的消息后,本周初又有消息称,央行针对特定银行开展了PSL操作并调低了操作利率。由于上周定向正回购操作的期限均不超过1个月,而据称本次PSL操作的期限长达3年,两项操作相结合,充分彰显出央行暂时回收短期过剩资金,同时释放长期限、低成本流动性的政策意图。

  对于上述“锁短放长”操作,分析观点认为,从总量上看,整体流动性规模因“有收有放”而不会出现明显变化,这一调控模式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有利于压低长期利率,从而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而对于“锁短放长”中的淡化公开市场操作、侧重定向工具,分析人士认为,一是,央行上周进行定向正回购是顺应部分大行的请求,并无主动全面回笼短期过剩流动性的意图;二是,虽然目前有投放长期基础货币的需求,但前些年在外汇占款快速增长背景下,公开市场操作主要以回笼对冲为主,缺少投放长期基础货币的工具(此前最长期限的主动投放工具仅为28天期逆回购操作),对PSL、再贷款等工具的运用顺理成章;三是,通过PSL等工具定向投放,可以将资金更加直接地注入实体经济。

  降成本任重道远

  4月份降准之后,银行超储率接近4%,隔夜回购利率长期运行在1%的低位附近,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可谓是“水漫金山”。与此同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反而在5月份出现了明显反弹,回升到了3.64%附近。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资本市场的标杆利率,10年期国债利率回升意味着长期企业债利率、长期贷款利率都会因此受到制约,意味着近年来管理层再三强调的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可能就此遇阻。

  对于货币市场短期资金泛滥的同时,10年期国债利率的不降反升,市场人士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万亿地方债供给施压;二是,当前货币市场充斥的都是短期流动性,而由于外汇占款下降导致基础货币增长有限,银行体系缺乏长期限、低成本的资金来源,因此市场对于流动性长期宽松的信心不足,不愿意配置长期债券。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深化和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发挥,人民币单边长期升值的趋势已被打破,未来人民币汇率还会有贬值空间,因此手持外币的投资者还将获得更高收益,目前投资外币理财正当其时。记者 胡淼

  央行实施“锁短放长”操作,特别是PSL操作的价跌量增,无疑提振了市场对于长期资金面的乐观预期,同时也提升了市场对长期利率下行的信心。从债券市场反应看,随着PSL传闻的发酵,周二债券期现货市场双双上涨,银行间10年期国债中债收益率较周一下行了5BP至3.59%。

  就下一步的货币政策而言,此间机构普遍认为,二季度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仍大,基建对经济起到的拉动作用正在边际减弱,货币政策仍需宽松,未来货币调控将更注重引导中长端利率下行,真正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具体来看,考虑到4月降准后货币市场流动性仍极度充裕,短期内再次全面降准的概率较小,而考虑到PSL兼备基础货币投放和价格引导双重功能,且定向PSL附带的条件能够使资金更精准地投向实体经济领域,未来进一步的PSL仍值得期待。此外,海通证券等机构指出,降息依然有利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未来随着银行负债成本下降,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的空间将被打开。(本报记者 葛春晖)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