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日本对待高龄司机做法值得中国借鉴

  9月14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刊文称,不久前,阿富汗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毛拉•奥马尔已“因病死亡”的消息,让塔利班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纷争呈现在世人眼前;而近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分子同极端“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在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爆发火拼,并造成巨大伤亡,更让阿富汗安全形势更加复杂。面临分裂危险的塔利班和咄咄逼人的“伊国”组织,将会极大的影响未来阿富汗局势走向。

  文章摘编如下:

新华侨报:日本对待高龄司机做法值得中国借鉴

图片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今年6月份同样是在楠格哈尔省,当时“伊国”组织和塔利班爆发了较此次冲突更加激烈的交火事件,最终造成了双方80多名武装人员死亡。随后,塔利班发表措辞严厉的讲话,威胁“伊国”组织离开阿富汗,否则将会将其彻底消灭。

  不同于传统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卡伊达)将阿富汗作为一个大本营,“伊国”组织则将阿富汗视作是自己版图中“呼罗珊”地区的组成部分之一,将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伊朗东部、中亚以及印度北部视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伊国”组织对阿富汗的渗透始于2014年下半年,在2014年11月,“伊国”组织正式任命阿卜杜•拉希姆•慕斯利姆•多斯特为呼罗珊“行省”的临时领导人。

  尽管“伊国”组织在阿富汗地区的组织人员几经变动,但是在过去近一年内,“伊国”组织在阿富汗地区积攒了较强的力量。从2014年8月至今,已经有活跃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数个极端组织宣誓效忠于“伊国”组织。这些新加入的组织或者人员都曾经是阿富汗塔利班、巴基斯坦塔利班和“极端组织”的下属机构或者成员,或是出于对于现状不满,或是受到宣传蛊惑,往往摇身一变,成为了“伊国”组织的一部分。

  塔利班面临分裂

  在过去的一年多以来,“伊国”组织在阿富汗的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一方面“伊国”组织武装人员虽然源自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等当地武装,但是毕竟是一个后来者,同盘踞此地数十年的极端组织网络相比仍然面临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伊国”组织秉持的教义较为极端,在实际操作中往往对于与自己不相同的组织和团体毫不妥协。

  这种后发性和毫不妥协的特点,也给“伊国”组织造成了巨大危害。过去的数月中,阿富汗“伊国”组织多次遭到了阿富汗政府军、美军情报机构和其他武装的打击,包括呼罗珊行省领导人赛义德汗的死,就被不少人认为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向美国情报机构通风报信来铲除异己。

  对于塔利班组织来讲,奥马尔是可以最大限度团结不同派别的最高领导者。他死后,谁来继任引人关注。有消息称,奥马尔的副手阿赫塔尔•穆罕默德•曼苏尔已被推选为塔利班新领袖。曼苏尔据信于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省,同奥马尔是老乡。上世纪80年代曼苏尔便追随奥马尔与苏联人作战,作为副手深得奥马尔信任。曼苏尔在塔利班政权时期担任过民航和交通部长,被视作“塔利班领导层的知名人物”。

  2001年以后,曼苏尔曾经被巴基斯坦羁押,但是在2006年返回阿富汗,并活跃在阿富汗的霍斯特、帕克蒂亚和帕克提卡省。而且,在2007年5月之前,他还是塔利班在坎大哈省的“省长”。不少分析认为,曼苏尔在奥马尔入院期间,实际上执掌了塔利班的重大权力。2013年以后,曼苏尔开始倾向与阿富汗政府进行对话。

  未来局势仍不确定

  然而,曼苏尔并非没有对手,塔利班内部另一个对曼苏尔的挑战者是塔利班军事指挥官阿卜杜勒•加尧姆•扎基尔。扎基尔主张对阿富汗政府实施强硬政策,并且因此与曼苏尔关系紧张。此外奥马尔26岁的长子毛拉•雅各布有望“子承父业”。

  有分析认为,塔利班之所以对于奥马尔的死讯“秘不发丧”,就是希望让雅各布“发布消息”来显示内部领导层平稳过渡,谁料阿富汗安全机构抢先发布,打乱了塔利班内部的节奏。

  奥马尔的死讯以及“伊国”组织咄咄逼人的扩张,预示着阿富汗未来出现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这些袭击将向外界表明塔利班协调一致,宣誓力量;另一方面,则也预示着塔利班内部纷争不断。塔利班强硬派希望借助袭击事件抵消奥马尔死亡的消极影响,并提振该组织的士气。

  5月7日电 据2014年日本总务省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65岁以上人口达到大约3310万人,占总人口的26%。日本新华侨报日前刊文称,日本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超老龄社会。满头白发的司机满街都是。日本对于高龄者们由于自身原因而带来的安全隐患,绝不手软,但同时也充分的也充分尊重老年人合理的驾车权。“认知机能检查”不失为一项合理的做法。这对于高龄司机逐年增加的中国来说,或许有着可借鉴之处。

  文章摘编如下:

  在日本考取驾照是“上不封顶”的。因此,不少高龄者都持有驾照并每天开车上路。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身体素质以及反应判断能力毕竟会逐渐衰退,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会患上认知障碍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而这些都会对驾驶造成影响,甚至是引发事故。据日本警察厅的数据显示,目前日本持有驾照的75岁以上高龄司机约有430万人,警方推测这其中约有6%至16%的人患有认知障碍症。

  日本《读卖新闻》有过这样的报道:2014年3月5日晚,日本大分县警方接到数次报警,称在大分县由布市市汤院町内的大分高速路布岳停车场至汤布院交流道的下行区间段内,有一辆轻型卡车在逆行。交警立即赶赴现场并将驾驶员逮捕。

  让警方意外的是,驾驶员是一位83岁高龄的老人。据老人透露自己本是打算开车回家,但由于天色已晚也没有明显的标志物可以确认方向,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单向二车道的高速路上,15分钟内逆行了22公里。直到警方将其拦住,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万幸的是并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数字统计表明,在2014年1月至9月间,日本共发生高速路逆行案件165起,其中有23人都是认知障碍症患者。

  说到日本老人为何在高龄情况下仍然坚持自己驾车,原因应该有以下两点。

  第一是因为老年人外出不便。据调查在三大都市圈的65岁以上老人中,自驾车出行的约为37.3%,便利的交通使得老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而在日本地方,自驾车人数却高达57.6%。由于地铁、公交线路分布稀疏,老年人出门购物、就医都会被路途所困。汽车成为了他们的第二双腿。

  因此,限制老年人自驾出行显然是不合理的。第二是自身以及周围人对于认知障碍症的缺乏正确的认识。而如今认知障碍症驾驶者已经成为了日本交通的一大隐患。如何将达不到安全驾驶资格的老年人筛选出来,成为了一道难题。

  日前,日本内阁会议决定通过了政府提交的《道路交通法》修正案。根据日本现行法律规定,75周岁以上的驾照持有人在办理三年一次的驾照更新手续时,必须接受一项“认知机能检查”的测试。根据该测试的结果将高龄司机的认知能力分为“正常”、“较低”和“低下”。

  与局势不定而来的,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解可能性大大增加。“伊国”组织主要活动在叙利亚-伊拉克心脏地带,在地理上远离阿富汗,在政治上也跟塔利班中心的普什图联盟不相干。但“伊国”组织已将自己展示为一个新的、有竞争力、有组织、能替代塔利班的符号,极大的威胁了阿富汗主流极端组织派别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生存。

  “伊国”组织同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相互竞争,也可能会促使塔利班内部温和派在同阿富汗政府的谈判中做出让步,客观上促成阿富汗国内和解的早日达成。(王晋)

  达到“低下”级别的高龄司机,无论其是否出现过违章行为,都必须接受医生诊断后决定是否取消其的驾驶资格。而“正常”和“较低”级别的高龄司机今后一旦出现了违章行为,都必须再次接受“认知机能检查”,确认其是否有正常驾驶的能力。

  由此可见,日本对于高龄者们由于自身原因而带来的安全隐患,绝不手软,但同时也充分的也充分尊重老年人合理的驾车权。“认知机能检查”不失为一项合理的做法。这对于高龄司机逐年增加的中国来说,或许有着可借鉴之处。(蒋丰)

内容搜集整理于太阳城申博,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