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报 为何安倍内阁屡屡出事?绕不开政治献金

  11月3日电 香港商报3日刊文称,内地二孩开放新政,大部分80后家庭在经济重压之下,生育二孩意愿并不高,于是那些有钱人就兴奋了;更有一部分钱多房多车多,而且是生不出来者,这又该怎么办?于是轮到代孕中介们最兴奋了。

  有媒体报道称,国家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有些大龄夫妻想生二孩,又怕怀孕有风险,或者有钱人已无法再度怀孕,很可能会向代孕机构求助,选择“借腹”生子。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确有部分代孕中介已打起了“二孩营销”。

  3月4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4日刊文称,2月23日,日本农林水产大臣西川公也向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与自己相关的政治团体存在“政治献金”问题,决定辞去大臣一职。安倍接受西川辞职。这是安倍自去年12月组建第3次内阁以来,第一位辞职的阁僚。分析指,为何安倍内阁屡屡出事呢?因为,安倍自己就有“前科”,其身不正焉能正人。而且,他与阁僚的政治献金问题可能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连。

  文章摘编如下:

  该文称,代孕妈妈也冲锋向前,究其原因,似乎是急剧增加的灰色的“社会需求”,《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称,20年来,中国育龄人群的不孕不育率由3%攀升到12.5%至15%,然而这个数据仅仅是2009年的统计,如今这个比例可能更大。庞大的灰色需求培养了巨大黑色利益链,据称每一胎代孕业务,金额可达30万至100万元以上,更兼二孩商机诱使下,非法代孕愈加繁荣也就不奇怪了。

  法律不能宽容

  文章分析,导致“代孕经济”的繁荣的因素是综合的。中国目前对于代孕有明确规定的仅限于卫生部的规章《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然而,由于该2项《办法》法律效力层次较低,其对代孕的禁止,只能及于医疗机构及医生,对于代孕中介以及参与代孕服务的其他人员等则鞭长莫及。

  西川公也被媒体爆出在担任自民党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和农林水产大臣期间,其政治资金团体接受精糖工业会等数家农业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政治献金。而精糖工业会2013年3月得到农林水产省13亿日元政策补助金。日本民主党等在野党在国会对西川公也穷追猛打,最终逼迫其辞职。

  2月28日,继西川公也因政治献金问题辞职后,安倍内阁又有3名阁僚陷入政治献金丑闻,他们分别是环境大臣望月义夫、法务大臣上川阳子、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望月义夫和上川阳子均为自民党党员,二人分属自民党在静冈县的两个不同党支部,均担任各自支部负责人。

  这两个党支部被指于2013年间从当地同一家物流企业获得政治献金,其中望月义夫所在党支部获得140万日元,上川阳子所在党支部获得60万日元。这家企业于2013年确定可获得日本政府划拨的4200万日元补贴款。

  而下村博文的支援团体“博友会”收取的部分会费被转入由下村负责的“自民党东京都第11选区支部”,并被当作政治捐款处理。这意味着“博友会”这一并未按照《政治资金规正法》申报为政治团体的组织,可能承担了集资职能。

  而就在去年10月,安倍内阁中“五朵金花”中的两朵——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法务大臣松岛绿也因涉嫌政治资金问题辞职。随后,安倍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

  其实,只要安倍组阁,政治献金问题就如一个魔咒,始终如影随行,多次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安倍内阁因此成为政治献金问题最多的内阁,而不是“之一”啊!

  2006年安倍第一次执政时组建的内阁,就是献金丑闻缠身的“不干净内阁”。当年12月27日,时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佐田玄一郎因政治资金丑闻引咎辞职。2007年5月28日,时任农林水产大臣松冈利胜因政治资金丑闻上吊自尽;7月5日,时任农林水产大臣赤城德彦曝出政治资金丑闻;9月5日,时任环境大臣鸭下一郎曝出政治献金丑闻;9月6日,时任农林水产大臣若林正俊曝献金丑闻……粗略一算,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有多位阁僚先后涉及政治资金丑闻,第二次执政又有两位阁僚涉及政治献金丑闻。

  所以,此次再出两三位阁僚来“添砖加瓦”,一点都不奇怪。政治献金问题对于安倍内阁来说,已经形成了“前有古人后有来者”的汹涌之势。

  为何安倍内阁就是绕不过这个坎,屡屡出事呢?因为,安倍自己就有“前科”,其身不正焉能正人。而且,他与阁僚的政治献金问题可能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连。

  2014年8月,日本新闻工作者及大学教授等4人以安倍资金管理团体“晋和会”在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中虚报捐赠人头衔之举、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为由,将安倍告上了法庭。

  控告书显示,安倍的资金管理团体——“晋和会”向日本总务省提交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里,被发现大量造假。该会提交的2011年度、2012年度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上,有9个给安倍捐献政治资金的人,职业纯属虚构。而“晋和会”在2014年7月修改了相关记录。

  政治献金是指向政治家和政党提供的资金。日本《政治资金规制法》规定:政治资金要详细申报,并提交开支报告书,明确资金流向。同时,禁止拿政治资金进行投机,如有违反,将会遭受重罚。

  在日本,向政治家个人捐款原则上是禁止的。向政治家捐款时,要通过政治团体(一个政治家有固定的资金管理团队、后援会等)捐款。政治家只能接受个人捐款,如接受企业捐献会被视为受贿。而且,同一个人对于一个政治家的政治团体每年最大捐款额度为150万日元。

  但是,个人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日本政客最大的“金主”还是企业。为了绕开禁止企业捐献的限制条款,一些政客常常采用迂回方式火中取栗。相关人士指出,安倍及阁僚涉及的政治献金“捐献人”,存在很多重合之处。

  不过,日本因为政治献金丑闻下台的首相并不是很多。因为一旦上升到法律层面,就会变成严重的受贿问题,其所在的政党会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将影响降到最低,必要时甚至丢车保帅以确保集团利益。

  实际上,对于商业性代孕,几乎所有国家都予以禁止,大多数国家都将以牟利为目的的代孕作为犯罪给予规制。如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至于以牟利为目的而从事代孕的机构,在这些国家更是毫无争议的要受到刑法的制裁。这表明,各国对其商业化代孕社会危害性有着共识的。

  同情80后,但法律不能同情委托爸妈,不能同情代孕中介,甚至代孕妈妈。毕竟将子宫商业出租,将新生儿作为商品,这跟买卖人体器官一样,是人类的耻辱。(路人甲)

  安倍作为混迹多年的政客,一向老谋深算。他既要收受各种违法资金,又要摆脱个人直接涉案的可能性,早就想好了退路。他可能会撇清关系,由他的代理人、秘书、资金团队甚至阁僚来顶罪,自己成功着陆。安倍手下这么多阁僚因“政治献金”问题出事,可能不仅仅是“监管不严”的问题,而是安倍在其中分了一杯羹。有些阁僚自己不干净,一旦出事随便就帮安倍把罪给领了。

  这一点可以从他屡次重新启用“犯事”阁僚可以看出,从他的政策倾向也可以看出。安倍通过无限量化宽松、日元贬值等“安倍经济学”,让日本大企业赚得盆满钵满,而中小企业与民众却眼巴巴等着安倍口中的“滴漏效应”。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赚了钱的大企业报效安倍的方式中,“政治献金”是一个很难被排除的选项。(蒋丰)

阳光在线官网http://www.kmfcw.net/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