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赖清德“出位”博上位 台湾内耗吃老本

大公报:赖清德“出位”博上位恐得不偿失

资料图:赖清德 (中时报系资料图)

  1月28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8日刊文称,包括大陆、韩国等在内的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正在变革求新,但台湾近些年因政治圈内部搞政治恶斗不止,无心打理经济,一度造成台湾经济停滞不前的困境。因而,台湾相对在吃老本,靠旧有的投资在维持生计。

  文章摘编如下:

  8月12日电 台南市长赖清德近日被台湾“监察院”弹劾,并移送“公惩会”,最严重将予以停职处分。香港大公报12日评论称,事件源于赖清德以国民党藉台南市议长李全教涉嫌在“议长”选举中贿选为由,不愿进“议会”接受“市议员”的质询。“监察院”批评赖清德首开地方自治史“官员集体不进议会”的恶例,动摇台湾社会基本核心价值。

  文章摘编如下:

  台南多年是民进党的地盘,市长和“市议长”皆是该党的囊中物。去年赖清德成功连任台南市长,但“市议长”却由国民党籍的李全教当选,让赖清德脸上无光、火冒三丈。赖清德遂把矛头直指李全教,杯葛“议会”运作,以向民进党支持者交代。

  然而,作为“地方首长”,赖清德有义务和责任进入“市议会”接受“议员”的质询和监督。至于“议长”李全教涉及弊案被检方起诉,有罪与否,自有“司法”机构审判。不论赖清德对李全教的作为有多么痛恨,都不应把个人私怨转移到“议会制度”上。

  台南“议会”停摆半年,导致许多预算审查工作无法进行,包括攸关市民权益的低收入户“中央”补助垫付款、水利部门补助台南的“流域综合治理计划应急工程”1.3亿台币治水预算等。

  可见,赖清德为了个人的政治算计,而弃全体市民的权益于不顾。最讽刺的是,台南检方6月证实,赖清德已被列为台南市“前议长”赖美惠贿选案被告,被控收钱后再分钱给特定“议员”。若按赖清德的逻辑,由于市长涉弊,台南市府官员应拒绝上班,直至市长的官司被厘清。

  赖清德长达半年不进“议会”接受质询,可谓创岛内“先河”。据悉,赖清德当选台南市长前曾任三届“立委”,问政风格以“理性”著称,与许多党内同志动辄扣帽子不同,常能条理分明地分析个中对错。

  大陆借着持续改革、开放,创造制度红利,结合其劳动力优势,从1980到2007年近30年时间,享受平均10%以上的经济成长。即使2008年遇到全球经济海啸,运用扩大内需措施,2008~2011年大陆仍能维持近10%的成长。到了最近3年,成长率才降至8%以下。

  去年5月习近平以“新常态”描述大陆经济,续于11月APEC会上阐述新常态的特征。换言之,大陆经济发展必须脱胎换骨,创造新的成长动力。

  国际货币基金(IMF)今年1月继续下调今年和明年经济成长率的预测值0.3个百分点,其总裁拉加德去年10月就以“新平庸(new mediocre)”描述全球经济正卡在成长疲软的泥淖,各国和地区可以继续打混过日子,或者是采取更大胆的政策,找到新的成长动能而有更好的出路,但核心仍在改革。

  韩国方面,平均经济成长率从2000~2007年的5.4%跌至2008~2013年的3.2%,因此朴槿惠总统去年就任满周年就宣布要把经济改革作为施政重心,致力推动“经济革新3年计划”、“提升劳动市场活络方案”等。至于日本安倍首相提出的“三支箭”政策:货币、财政和结构改造,前二者大多是在为结构改造打基础,重点在第三支箭的税制改革、法规松绑、劳动法规调整等。

  由上可见,结构改革已是全球经济脱离泥淖最主要的处方,当前全球面对的不是周期性现象,而是结构性问题,必须改变经济成长模式,才能创造成长的新引擎。

  反观台湾地区,1950年代至1980年代,平均8%以上的经济成长维持40年之久,至1990年代开始下滑,1992~1999年降至6.5%,2000~2007年4.9%,2008~2013年续降至3.0%,显示了台湾经济成长同样是碰到结构性挑战。

  台湾最主要的问题是发展的模式长久不变。从需求面看,带动经济成长的三个来源:消费、投资和外贸,自2000年迄今,主要靠出口在带动经济成长。而今碰上新平庸、新常态的新趋势,势必削弱出口带动成长的力量。

  另一主要问题是投资不振、产业外移后没有新兴主力产业替补。自2000年后,台湾投资率持续下滑、公司关门家数大幅攀升、新设公司家数及平均投资规模严重缩水。2000~2007年新设公司减少18%、平均资本额萎缩24%;2008~2013年新设家数续减10%、资本额又掉了23%,这都显示台湾相对在吃老本,靠旧有的投资在维持生计,成长动能虚脱。

  其他问题尚包括劳动供需结构失衡、就业年龄结构老化、“政府”潜藏负债攀升、薪资成长迟滞、所得差距拉大等一箩筐的潜在风险和社会问题待改善。

  但在担任台南市长第一任期后期及现在第二任期初期,赖清德行事作风大异。除了不顾舆论批评、高调与“市议会”作对,今年4月还强行拆除全市学校的蒋介石铜像。这两件事令赖清德成为众矢之的,但也大大增加了全台知名度,正中其下怀。

  当下民进党声势大振,赢得明年“大选”的机率颇高,倘若重夺“执政权”,势必掌握丰沛的政治资源,民进党各派系无不垂涎三尺。不甘“龙困浅滩”的赖清德为了跳出台南这个小地方,于是塑造“强人形象”,为日后政途更上一层楼作准备,但也给外界留下独断专行的不良观感,恐怕得不偿失。(朱穗怡)

  面对内、外情势的转变,“政府”当前的政策核心应是加速进行经济改革,让发展模式从出口导向转为出口和内需并重,产业重心从制造业转为服务业并重,生产模式从劳动、资本投入增长转向创新能力和能量提升。要达此目的,有太多的改革工程亟需推进,例如租税制度改革、投资环境改善、自由化和国际化水平提升、新兴产业孕育、“劳动法规”调适、财政危机防范等。

  困顿之时正是变革时机,明天会是如何,无人可精准预知,但行政部门若未能有积极作为、立法部门续搞恶斗、政党仍玩弄政客政治、人民还是纵容,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台湾的经济很难有未来。


相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