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侨报 别让团体迷思打压你的原创性

  3月1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11日刊文称,一转眼,日本311大地震已经过去整整5年。就在日本政府举办“3•11地震海啸灾难五周年”纪念活动时,废料还未清空、赔偿还未终结、灾民还未返家、扯皮还在继续……不少媒体惊呼,“日本311大地震灾后重建已经成为新的灾难”。

  文章摘编如下:

  团体迷思的定义是倾向于寻求共识而非培植异议。当人们被迫服从主流观点而不是自我思考时,原创性就会受到伤害。

  团体迷思的危险性,可能可以拍立得公司的灭亡当做理想范例。拍立得的创办人埃德温.兰德在他的职业生涯累积了535项专利,仅次于爱迪生。拍立得事实上是数字相机的早期开发商,在1980年代末期,拍立得数字传感器的分辨率是其他竞争者的4倍。

  3月10日,日本警察厅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311大地震已经造成1.5894万人死亡,至今还有2561人下落不明。此外,由于“失地”和公租房建设迟滞,截至今年1月,受灾的岩手县、宫城县和福岛县仍有约5.9万名灾民居住在临时板房,相当于每两名失去家园的灾民中,就有一人仍未获得长久安置。

  今年1月至2月,日本时事通信社调查了地震灾区岩手县、宫城县以及福岛县的42个城市重建情况。其中,15个城市表示灾后重建2020年前无法完成。这是日本中央政府重建规划的最后一年。还有11个城市表示,2021年之后也不一定能够完成。

  此外,在这三个县中,岩手县只完成不到一半的公共住房重建,宫城县和福岛县也只完成了50%和40%。由于公共住房重建速度缓慢,看不到希望的许多灾民放弃了公共住房申请,流浪到其他城市,导致许多公共住房出现了空置情况。

  灾区46个城市共提供了13,933所公寓或独栋房屋,其中909所目前都处于空置状态。三个县的公共住房平均空置率超过7%,其中岩手县的空置率更是达到了13%。虽然公共住房空置率高,但是由于房屋建设严重偏离计划、需求信息不对称等原因,3个县仍有5.9万人住在临时住房中,四处漂泊。

  重建效率的低下,尤其给学生带来了严重影响。据日本共同社报道,311大地震中受灾的160多所学校,5年后的今天,还有超过40%的学校在临时建筑里上课,或是借地方上课。临时学校通常设在用预制板搭建成的建筑里,墙体薄,不仅学生抱怨无法一心一意地听课,而且还有倒塌的危险。

  此外,在这些学校上课的学生,不能自由使用操场和体育馆,无法像过去一样正常开展课外活动。简陋的教学设施和恶劣的教学环境,直接影响了灾区学生的学习成绩和幸福感。很多日本学者担心,今后考入大学的灾区学生人数也将大幅降低,重建的不利会影响他们的一生。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由于日本政府倾心打造“面子”工程,还将本就非常紧缺的灾区重建资源,大量配置在2020年东京奥运相关设施上。311大地震后不久,东京成功申奥让灾民看到了世界对日本的信心,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谁也没想到,由于政府“偏心”,奥运却对灾区造成了重大打击。

  筹备东京奥运会,导致了灾区劳动力短缺、建筑材料价格飞速上升。2013年12月,福岛县收到了8家公司的报价,全都超过了当地政府的预计,尽管当地政府再一次抬高上限,但也是徒劳。

  并且,许多在灾区开展重建的建筑公司,都抽调走了大部分建筑工人和工程师前往东京,参加奥运设施建设。而重新培训人员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对建筑公司来说很不现实。可以说,在政府的导向下,东京奥运会筹备吸走了绝大部分用于灾区重建的资源,提高了重建成本,让本已举步维艰的重建雪上加霜。

  拍立得在1992年已经拥有一台可以上市的数字相机,但是一直到1996年才愿意推出──此时拍立得已经有超过40个竞争者。拍立得的管理阶层认为人们要的仍然是相纸的照片而拒绝拥抱数字。结果拍立得最后破产了。

  要避免沦为团体迷思的受害者,你必须及早建立一种培育原创性的文化,然后随着组织扩张与成长长期接纳它。

  具体来说,预防团体迷思的最佳方式为:

  1、雇用多元人才──换句话说,就是要刻意雇用具有不同想法和不同背景的人。雇用文化契合的人在大多数状况下是合理的,但是雇用不适合的人也很重要。他们会从不同的观点看待问题,因此从更宽广的基础提供想法让你参考。让你的组织拥有一些局外人。

  2、允许员工拥有反对意见──公开并积极地鼓励他们发声。反对意见或少数观点长期下来可以对更多健全构想的开发有所贡献,因此要注意倾听它们。如果每个人对前进方式都表示同意,要感到紧张。那是你尚未考虑到所有既有角度和选项的征兆。要张开双臂欢迎反对意见。

  3、清楚表明你有一套构想的精选制度──即不论提出者是谁,总是由最佳构想胜出。当大家能自由分享奇特的想法而不会被迫服从老板建议时,你会更有可能去考虑竞争者没有想过的构想。别听从你的资深管理团队的喜好,而是采用浮上台面的最佳构想。

  4、找出真正刻意唱反调的人──而不只是指定某人这样做。找出真正不同意多数观点的人,然后给予他们发声的自由。如果真的有人真心相信别的做法会更好,他们会促使你更客观地看待事物。

  5、让员工说出他们的想法并找出问题──然后让这群人合作提出最佳解决方案。企业界有时候有一种心态,即你的老板只有在你能够提出解决方案时,才会想要聆听你的构想。这是错误的。要得到更多原创性,就要让员工提出问题。要欢迎反对人士。

  6、当员工提出有趣的构想时,让他们进行一些小型实验──然后让那群人观察结果。数据是好的,而且还会超越猜测、期望、意见以及最要紧的团体迷思。让好构想透过超越其他一切的表现来显出自身价值。

  日本政府一直对外宣称,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一定要让世界再次见证日本的繁荣与成功。可是,用光鲜的东京将满目苍夷的灾区掩盖起来,这是真正的“繁荣与成功”吗?(蒋丰)

  (摘编自台湾《大师轻松读》)

百家乐官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