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中国两会将启 美大选任性“特朗普”凭什么崛起?

  3月2日电 一年一度的中国全国政协、全国人大会议(简称两会)即将开幕,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2日报道称,备受瞩目的“十三五”规划将是今年的重头戏之一。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每五年都会推出经济规划,明确接下来五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指标和改革方向。

  报道称,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去年10月底通过了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简称“十三五”规划)建议,文件中提出了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首要任务。

东方财经:美大选任性“特朗普”凭什么崛起?

  5月13日电 香港《东方财经》杂志4月号刊文分析,为何口无遮拦的商人特朗普会在美国大选中受热捧。文章认为,“特朗普现象”出现的原因,一方面是共和党内部阶层裂痕扩大,另一方面,美国社会经济的环境恶化,自认为是输家的人们在寻找自己的代言人。

  而要完成这项任务,中国经济未来五年必须保持在“中高速增长”水平,国内生产总值(GDP)到了2020年要比十年前翻一番。

  首创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剑辉分析,虽然免不了要定下GDP数字,但“十三五”规划整体而言预料不会过分倚重目标的制定,而是将着重解决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棘手难题。

  例如,中国经济面临产能过剩问题,而供给侧改革就是解决方针。他说,抑制落后产能的工作如今已扩大到主流供应商的生产线上。

  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则指出,供给侧改革是长远目标,中短期内当局也要适度扩大总需求,使经济能在合理范围内继续增长,为结构调整优化创造有利条件。这包括推进城镇化发展、开拓消费市场需求,以及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等。

  整体目标中五者缺一不可

  除了经济课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认为,今年的规划更要拟出一套全面的考察指标,衡量整体社会发展。

  他说:“我们现在不只是关注GDP增速和总量,也关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这是个整体目标,五者缺一不可。”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中国现在终于意识到,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经济增长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原新说:“‘十三五’提出的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把经济增长的质量提升到了新的层面,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

  文章摘编如下:

  在世人的刻板印象中,共和党一般被认为是一个富人党、企业家党。身为共和党人的前劳工部副部长莫天成,一次在接受华人媒体访问时,就说过共和党活动都在高级酒店举办。大家坐着奔驰车去,西装革履、觥筹交错;而民主党人穿着牛仔裤、T恤就去了,吃吃热狗。共和党活动,一个晚上花500美元很正常,而民主党活动,25美元就够了。而且,共和党人中,英语有口音的人、肤色非白色的相对较少。

  共和党主流的经济理念是反对大政府,主张利伯维尔场。听起来更符合富人和企业家的胃口。这个富人党的总统参选人,历来是非富即贵。世人熟悉的布什王朝就不用说了。2008年翰•麦凯恩本人是越战老兵,其妻子辛迪•麦凯恩继承了父亲的巨额家产。她着装得体、智慧却低调。2012年与奥巴马再次角逐大位的罗姆尼出自杨百翰、哈佛名校,资产总额相当于奥巴马的50倍。奥巴马和他之前的7位总统的所有财富加总再乘以2才能勉强赶得上罗姆尼。

  特朗普当然也是一个富人。特朗普自从宣布要争取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之后,几乎完全是用自己的钱在竞选,根据他提交给联邦的参选文件显示,他的资产超过100亿美元,这使得特朗普成为历来参选美国总统中最有钱的一位,远超过1990年代两度参选美国总统的德州商人佩罗,及2012年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特朗普也毫不隐瞒他的财富,“我很有钱”这是他的口头禅。

  但是,说共和党是富人,是一个过于简单的标签。根据皮尤2015年的一份民调,倾向共和党比例超过50%的人群包括男性白人、南方白人、白人福音教徒和魔门教徒。如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中,更多倾向共和党 (54%:33%),这群人的收入自然较低。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在受过研究生以上教育的人群中,更多倾向民主党(57%:35%)。

  因此,占据共和党基本盘的草根们恰恰不是有钱人,其共同点是男性白人、居住南方、收入不高。因此,这些人的基本经济诉求,首先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和同样体面的收入。其次,在社会诉求方面,他们倾向保守。

  CNN3月份的一篇报道称,特朗普与桑德斯的崛起反映出美国民众的一种愤懑心态。CNN总结了四条让美国人愤怒的原因:其一是美国家庭收入在过去20年里零增长。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现在美国家庭的收入几乎与20年前一模一样。

  其二是没接受过大学教育的成年人生活艰难。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未上过高中的人的失业率是大学毕业生的三倍,他们的工资也远低于拥有学士学位的人。在过去,没有上过大学的他们曾是美国制造业的脊梁,但现在很多工作已经外包给海外或被机器人取代了。

  其三,白人在整个就业市场中比重越来越小。在上世纪50年代,10个白人中9个有工作,或积极寻找工作。白人就业参与率从1954年的88%稳步下滑至现在的72%。更令他们郁闷的是,拉美裔就业参与率保持在80%。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Emmanuel Saez收集的数据,在上世纪90年代,顶层10%的富人拿走了全年创造的40%,在80年代,这一比例仅仅是35%。在2014年,顶层10%的富人拿走了当年创造的一半的财富。

  不难发现,以上这些群体,与共和党的草根派高度重合。也就是说,中低层白人、收入和教育程度不高的群体,他们是美国经济现状的输家,因此他们很生气。

  没错,美国经济是在复苏,失业率在下降。美国失业率2016年1月份月降至5%以下,至4.9%,这是自2008年2月以来的最低位,达到了经济学家眼里的“充分就业”的水平。同时薪资加速上涨。美国总统奥巴马夸耀称,这些数据证明,美国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复苏更快、更有后劲,他对薪资上涨的迹象表示欢迎,批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角逐者散布关于经济的末日绝望情绪。然而,这些工作,大部分是低薪工作,白人依然觉得自己的价值没有办法在就业回暖中得到体现。

  富人特朗普为何能打动穷人的心?首先,在那些认为被非法移民夺去了工作的蓝领共和党人来说,小布什、卢比奥、卡西奇的主张令他们生气。而特朗普大声疾呼反对非法移民,要在美国和墨西哥中间修一堵墙来防范非法移民、终止美国的“出生公民权”,就正对了“草根们”的口味。

  本来,反移民势力在南方保守州是很有市场的,那里正是共和党的地盘。在过去的10年中,亚利桑那州通过了一系列的反移民法规,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通过了SB1070法案。该法案在全美国引发了抗议、诉讼和争论,因为它要求警察在例行盘查时确定被查的人是否有合法身份。此外,其他的南方州,如亚拉巴马州和乔治亚州,也先后通过了严苛的反移民法规。

  在经济主张上,草根派也对建制派的主张不满。共和党传统的经济政策是小政府,大市场。首要的措施是减税,但是,减税的第一受益者是企业家,而不是蓝领。蓝领们第一需要是工作,而且是体面的工作。

  草民最关切的是就业机会与经济表现。如上所述,他反移民,反全球化,抛出赶走非法移民,废除工作签证H-1B等主张,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虽然,明眼人一听就觉得不靠谱,但许多人就是觉得热血沸腾。因此,穷人就被富人特朗普给拉过去了。

  因此,“特朗普现象”出现的原因,一方面是共和党内部阶层裂痕扩大,建制派与草根派因为利益的传统,开始分道扬镳。共和党草根派认为建制派精英无法代表他们利益,因而对精英和制度的产生愤怒。而这种民粹主义的愤怒往往与狭隘的平民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盲目的排外情绪、非理性选择等等联系一起。

  另一方面,从整个美国来看,美国社会经济的环境恶化所造成的社会分裂和阶层极化,社会戾气增加,自认为是输家的人们在寻找自己的代言人。因此,特朗普应运而生。

  民生方面,规划建议,到了2020年,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要普遍提高,就业、教育、文化、社保、医疗、住房等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并且要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因人因地施策,提高扶贫实效。

  展望未来十年,专家估计,中国可能在“十四五”末期从“经济大国”跃升为“经济强国”,人民人均收入将从中等收入跨入超过1.2美元的中高收入水平,完成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壮举。

  与其说,特朗普搅乱了美国社会,倒不如说,特朗普揭开了美国社会的盖子,将原来有意无意掩盖着的真实,暴露在世界的面前。(萧东)

澳门百家乐网站http://www.shyijcn.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