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经济贸易停滞 日军“名将之花”凋太行

  6月2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日文章分析,在当今动荡的中东,经济合作不再是一个选择问题,而是一件必须做的事。众所周知,经济合作和政治稳定关系密切,这一关系是走出当前困境的关键。忽略这一点只能带来持续的暴力和分裂。

  文章摘编如下:

港报:八路亮剑黄土岭日军“名将之花”凋太行

赵玉玲指出炸死阿部规秀地点。田新 摄

  虽然武装集团的分芽繁殖让国界因为冲突而漏洞重重,但贸易却变得更加困难了。黎凡特的状况尤其令人触目惊心。黎凡特良好的交通状况和贸易改革曾经强化了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之间的经济联系。

  曾经,这些国家之间的平均贸易规模要大于其他阿拉伯国家之间,但如今因为暴力的升级,贸易已经崩溃。特别是叙利亚边境的关闭破坏了地区贸易——连接大黎凡特地区、波斯湾国家和土耳其的一条关键路径被关闭。不为人所注意的受害者包括依靠出口生存的黎巴嫩苹果种植者。2011年以来,黎巴嫩几乎失去了全部约旦、伊拉克和波斯湾出口市场。

  随着约旦与叙利亚最后一段边界的关闭,约旦也面临着类似的命运。伊拉克和叙利亚是约旦的主要出口市场,边界关闭对约旦农民和制造商来说是一场经济灾难。约旦北部的农场实际已与叙利亚完全分离,无法再向叙利亚出售产品。

  土耳其与黎凡特和阿拉伯半岛蒸蒸日上的贸易联系也受到了影响。五年前,叙利亚北部边陲城镇享受着土耳其高速经济增长的红利。如今它们事实上已经关闭。2010年以来,土耳其的叙利亚进口额下降了74%。

  中东区急切地需要新的贸易机会以解决失业;然而,它们获得的却是贸易转移。土耳其出口改走其他路径,如苏伊士运河,绕过冲突区。世界银行的最新研究估计,在叙利亚内战头三年,大黎凡特地区损失近350亿美元。

  该地区政治经济的后果是深远的。支持地区贸易的选区,不管多么微不足道,都因为冲突而边缘化。比如,叙利亚和约旦最后一段边界的关闭,意味着沿线的繁荣自由贸易区正在面临瓦解。仓库和工厂——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投资——正被拆除,临近社区面临大规模失业和经济快速衰退的前景。

  这给决策者造成了一个根本性困境。冲突破坏了地方经济链条,打破了完善的供应链,还毁掉了和平和繁荣的社会秩序的建立基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思(Douglass North)指出,长期冲突解决方案常常需要经久的经济关系,而这种关系最好通过专业化和贸易培养。其中的逻辑动态很容易理解:稠密的经济网络和多边交换关系增加了暴力冲突的成本,为行动方提供了巨大的激励偏向和平方案。

  因此,要在中东地区建立和维持稳定的新政治秩序,就必须建立新的经济秩序。现在看来,中东冲突不断,这一情景似乎是一个遥远的梦。但无情的生存逻辑已经推动该地区的许多人走向与周边合作解决水、能源和贸易等问题。

  8月28日电 香港《文汇报》28日刊文,抗战时,以八路军为主的华北抗日军民在河北的战场取得许多胜利并且消灭大量日寇,为正面战场以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牵制了大量日军主力部队。其中比较著名的有灵寿县陈庄大捷、邯郸响堂铺伏击战、故城县东高才伏击战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八路军在黄土岭战役中击毙有着“名将之花”、山地作战专家称号的日军阿部规秀中将。

  从易县县城出发转S241省道,向深山中行驶大约70公里,就到了该县与涞源县交界处的桥家河乡教场村。路边山坡上,有一处密林掩映的小民居,带着部队企图扫荡八路军根据地的阿部规秀就在这个院子中被击毙。这个民居的主人叫陈汉文,阿部规秀被击毙时,他年仅6、7岁。记者来到他家的时候,他的儿媳赵玉玲接待了记者一行。赵玉玲指着院子对面的小山说,当时炮弹就是从那边飞过来的。炸死阿部规秀炮弹的落点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小花坛。

  八路智诱 日军遭击

  70多年前的1939年初,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以2个师团、2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进行秋季大扫荡。其中,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矛头直指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该旅团的头目就是大名鼎鼎的阿部规秀。

  阿部规秀1886年生于日本青森县,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他是当时日本晋升最快的将军,且亦是日本唯一接受德国山地专业军事培训并且以满分毕业的军官。在日本有着“名将之花”、擅长“新战术”的“俊才”、“山地战专家”的光环。

  刚晋升中将的阿部规秀,10月中旬即率部进攻晋察冀边区,企图寻歼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指挥机关和部队。虽阿部规秀壮志雄心,但是,这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战斗,狭路相逢勇者胜。阿部规秀的对手也是名将--杨成武,他时任八路军晋察冀一分区司令员。

  1939年10月31日,八路军截获日军重要情报。11月1日晚9时,杨成武给时任一分区第一团团长的陈正湘打紧急电话:据可靠情报,涞源日军准备分路合击我军。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指示,一分区要集中主力,利用雁宿崖至三岔口峡谷地段,首先歼灭日军左路主力。

  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八路军以三个团优势兵力,占据地形布下“口袋”,并以小股兵力引诱日军钻进“口袋”。这是一场漂亮仗,3日,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第一大队被八路军歼于雁宿崖地区。此战八路军共歼敌逾500人,缴获炮6门、机枪13挺、步枪210支、骡马300匹及部分军用品。阿部规秀恼羞成怒,认为折了面子,同僚也多有嘲讽,他急于报复,4日凌晨亲率第二、第四大队1,500余人扑来,欲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挽回“皇军的体面”。

  而陈正湘利用有利地形,从4日中午到6日黄昏,巧妙地与敌周旋。时而后撤,时而黏住,使得阿部规秀求战不能,又追不上。不仅没有逮住八路军主力,自己又损兵200余人。这时他失去了冷静,被八路军诱至既设战场黄土岭(河北保定市涞源县境内)。

  神炮灭将 千米歼寇

  而这时,陈正湘发现在教场村一个小院内,有不少挎着战刀的日军进进出出,看样子十分像指挥所,当即命令炮连调迫击炮火速上山,消灭这个目标。炮连连长杨九坪测距后发现,直线距离达800米,在有效射程内。当时年仅18岁炮兵李二喜连发两弹,均在小院内开了花。硝烟散去后,他们发现院中的日军异常慌乱。当时陈正湘、李二喜不知道,他们已经在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这一战,八路军还歼灭日军900余人,并缴获大量军用物资。

  李二喜曾经回忆一段惊险往事。阿部规秀被击毙后,日军曾指使特工人员潜入部队附近企图报复李二喜。一晚,一名日本特工突然用枪逼住李二喜,想活捉他。李二喜机智地用脚挑起泥土,趁特工双眼迷蒙之际用拳击落并捡起对方手枪,方才脱险。由于当时环境险恶、不明真相,李二喜和特务均被关押起来,当然,事情很快搞清楚了。后来,晋察冀军区召开军民大会,聂荣臻特意奖励李二喜一把手枪。

  1939年11月21日,日本东京广播电台公布了阿部规秀阵亡的消息。第二天,日本《朝日新闻》更以标题“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为文,详细报道了他被击毙的经过。日媒哀叹:“皇军自创始以来,在以往众多战役、事变中,中将级将领的战死未曾有先例。”

  日方公布消息后,蒋介石向朱德总司令发来嘉奖电报:“将阿部中将击毙,足见我官兵杀敌奋勇,殊堪嘉慰。”而后,聂荣臻元帅也特意给杨成武将军打去电话:“好消息啊!延安拍来贺电,说你们打死了阿部规秀中将。”

  八路军神炮:只炸鬼子和牲口

  赵玉玲说,当时阿部规秀部队选择了家里的西屋作为指挥部。当时家中有18口人,在那间屋子睡一个大通铺。陈汉文老人回忆,因为匆忙,日军也没把他们赶出去。没过多久,对面山上的炮弹就飞到院子里了,老爷子亲眼看到,炮弹皮窜进屋子打在阿部规秀的身上,当时陈汉文还小,也不知道是个大官,只看到其余的日本兵全都慌乱了。

  说来也奇怪,挨炸的都是鬼子和牲口,家里的人一根汗毛也没掉,有一头驴肚子都给炸开了,赵玉玲笑称,阿部规秀可不是喊着什么“视死如归”的口号,公公虽然当时年纪小,也听不懂日本话,但是疼痛呻吟还是听得出来的。他后来对我们说,当时阿部规秀一直叫唤。

  她续称,我们全村人对日本人也恨之入骨,我们这个小村是属于寨头主村管辖的,1943年农历十月一次庙会,日本鬼子包围了村子,屠杀了108人,也就是寨头惨案。我公公的父亲,叔叔也被杀害了。鬼子后来又来了我们这个院子,把房烧了。

  比如,在库尔德斯坦,当局抛下政治、意识形态和历史恩怨,与伊拉克中央政府、伊朗和土耳其进行合作。

  在当今动荡的中东,经济合作不再是一个选择问题,而是一件必须做的事。众所周知,经济合作和政治稳定关系密切,这一关系是走出当前困境的关键。忽略这一点只能带来持续的暴力和分裂。(阿迪尔•马利克、巴塞姆•阿瓦达拉)

  日酋“屈尊”向八路军乞求

  记者了解到,黄土岭战役结束后不久,驻张家口日军警备司令小柴曾给杨成武写过一封恳求信。昔日不可一世的“大日本皇军”终于不得不向八路军和抗日军民低头乞求。华北抗日军民从大刀、红缨枪开始,到后来用步枪、机枪和迫击炮战斗,这些武器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对一些人所称八路军游而不击这个谎言的最实际的戳穿。(张帆)

本新闻转载于365bet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热闻

  • 图片

热门

推荐

友情链接